【Unlight】[雨果尼西] 他的世界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萌上了雨果*尼西

文中有「」的话,都是雨果和尼西的战斗对话原文,连带标点符号都没有任何修改

请吃下我的安利!!!


*有尼西R卡剧透,有虐

***拉郎文


CP∶雨果 x 库勒尼西

重覆一次.CP∶雨果 x 库勒尼西        

再重覆一次.CP∶雨果 x 库勒尼西 


以上

——


  记得有谁说过,人与人之间拉近距离的最快方法,就是寻找彼此的相同之处。


  那天库勒尼西问∶「你有看过吗?那个黑暗世界。」

  雨果有点惊讶,随即露出惊喜的笑容∶「你也看到了吗。那个世界。」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


  库勒尼西一辈子都没有交过朋友,来到星幽界後,也总是躱在图书馆里,甚少与人交谈。他一直觉得,围绕着自己的种种幻象带来了种种烦恼,那些烦恼,向谁人提起也说不清。


  没有见过那个世界的人,并不会理解自己的苦恼。他这样想。


  所以当雨果那样回答自己,当库勒尼西发现他们之间有着相同的地方时,他心底便悄然涌起了一种情绪。


  ——好高兴。


  就好像向大海投出了瓶中信,洋洋洒洒地写下了自己一切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然後终其一生都在等待海洋的彼端丶与自己相连的人给予回应。本来毫无希望丶一早已对此没有期待,却有人在海洋彼端,捡起了信,拿起了放在地上的纸电话筒,在他耳边,以陌生的声音,讲出他等待了终身的话语∶「你也看到了吗。那个世界。」


  我和你一样,见过一样的世界丶有着一样的苦恼。


  那个人和我一样。库勒尼西当时这样想,甚至不知道该表露出怎样的表情。不擅交际如他,从来不会将喜怒形於声色。最後的最後,他只是默默地压下了内心的激动,矜持地点了点头。


  和平日的自己,一模一样。


  一直到後来,和雨果仔细交谈过以後,他们才发现,彼此都误解了甚麽。


  他们所说的世界,并不是对方口中的世界。


  知道以後,库勒尼西不由得感到怅然。他以为自己找了知己,然後得而复失,甚至发现,其实自己和以往一样,从未得到过甚麽。


  所谓的知己根本就不存在。世上根本没有看过那个世界的人,没有懂得我的痛苦的人。他这样想。


  然而雨果并没有这种失落,依然张扬着笑脸,极其亲切地拍了拍库勒尼西的肩,点出了一件事∶啊,虽说我们所见的世界不是同一个,可是我们一样看过一个没有人见过的世界。这种和谁说明都解释不清丶和谁阐述都不被理解的困扰,也只有你会明白了吧。


  ……似乎,确实如此。


  是否见过相同的世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拥有与自己一样的心情。


  在此以後,雨果时时来到图书馆,和库勒尼西说些有的没的。明明他是那种大剌剌又漫不经心的人,本该是自己最搞不定的类型,可是库勒尼西却慢慢适应了他的存在,慢慢习惯了,和他分享彼此的「世界」。


  「这是幻觉还是现实……算了,怎样都好。」当时,库勒尼西在图书馆覆述自己生前的经历。尽管过了那麽久,纵使自己早就已经死去,然而每次提起那些事情,他总是一样痛苦。


  「与其在那边想东想西,我觉得还是直接打一场比较轻松!」那时雨果这样回答他。


  你就是太过死脑筋了,既然已经死去,生前的事情再去烦恼再去纠结也於事无补。一直躲在图书馆丶一直躲在让自己痛苦的世界里面丶一直一直不绕出来的话,永远都不会高兴的。


  既然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世界丶好不容来得到了在新的世界里生活的机会,那就好好享受,不要再钻牛角尖!


  雨果说过之後,硬是将库勒尼西从图书馆拉了出去。明明星幽界没有光,到处都是可怕的魔物,完全不讨人喜欢。可是雨果看见的是不一样的世界,注意到的,是不一样的事物。


  大宅之前由侍僧打理的大片花海丶斋戒之湖清澈见底的湖水丶死者图书馆里用奇怪的文字书写而成的,怪异有趣的书。


  那是库勒尼西从未仔细观察过的,充满各种新奇事物的死後世界。


  明明早就脱离生前那些烦恼了,结果自己却一直在死胡同里绕不出去,忽视了眼前的一切事物。


  後来,雨果拉着库勒尼西,硬是在雷恩高原广大的草原上打了一场。库勒尼西并不喜欢战斗;比起攻击,他更擅於防守。可是雨果没有理会他的抗拒,突然就开始攻击。


  战斗的时间很漫长,他们两人都太会防御,几乎伤不到彼此。如此一来一往,我攻你守,一直到最後最後,是雨果以奇招突袭取胜。


  切磋结束之後,他们躺在草原之上,剧烈地喘气,努力平伏心跳。雨果躺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转头问库勒尼西∶


  怎样?感觉到自己活着了吧?烦恼啊甚麽的,打一场就全都没所谓了吧?


  你这个人就是太拘谨了。像我一样,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生活会舒服得多。


  库勒尼西看着他,开口想要回答,可是又喘不过气来。他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很少做运动,更别遑论战斗。左胸处心房猛烈跳动,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可是他知道雨果的意思,明白他的话,明白他说的感觉。


  活着的时候,自己从未到过平原丶从未看过湖泊;从未这样忘我地战斗丶从未在比试结束後喘息丶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心跳。


  他在死去以後,终於体会到活着的滋味。


  有风在脸畔刮过,被汗黏在脸庞的发丝传递着风的流动。青草地散发阵阵清新的气味,身下的泥地有濡湿的触感。


  这些一切,原是他生前,在书里看过,却始终无法企及的东西。


  库勒尼西喘着气,像雨果那样笑出了声音。一开始,那笑声并不开朗,只是细细的丶拘谨地笑着,然後慢慢地,他笑了开来,像个普普通通丶无忧无虑的少年似地,像雨果似地,在草原上放声大笑。


  广阔的平原回荡着他俩愉悦的笑声。库勒尼西侧头,看着雨果橄榄绿的眼瞳,由心而发地展现着笑靥。雨果回视着他,过了片刻,将视线放回天空,却大声地喊∶


  你笑着果然更好看!


  库勒尼西一怔。嗯?


  我活着的时候就喜欢美丽的人事物。雨果看着无光的天空,自顾自地说∶我喜欢猎艳,喜欢到处寻找美丽的东西。


  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後,最美的发现。他这样说。


  终於平伏下来的心脏忽然再次剧烈跳动,呼啸的狂风盖不住心跳的声响。库勒尼西不知这是甚麽感觉。毕竟这种心情,活着时从未有过。


  没等库勒尼西回答,雨果便站起身,向他伸出手。


  好了,回去吧!


  库勒尼西想也没想,便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


  嗯,回去吧。


  那一路上,他们都没放开彼此的手。


  如果这样就是活着,那麽,一直在星幽界活下去也不错。当时,库勒尼西这样想。


  然而後来,库勒尼西想起的回忆愈来愈多,生前的阴霾,又再一次侵袭而来。本来慢慢消失的幻象再次频繁起来,甚至比起生前,更加鲜明丶更加恐怖。


  每次看见幻象时,感官全都被翻搅了起来。好恶心丶想吐丶无法忍受,难以想像的痛苦再次吞噬了库勒尼西。


  已经无法分辨眼前的东西是真是假了。星幽界的魔物丶幻象中的幻兽,战斗时的血腥味丶幻境中的鲜血触感……一切一切都如影随形,混杂在一起,成了炼狱般的模样。


  生前的一切,从未顺过库勒尼西的意思。他从未想过加害谁丶更从未想过杀害谁,可是那只幻兽,却一再扭曲自己的意思,一再杀戮。


  那些被杀害的灵魂在夜里纠缠着库勒尼西,声讨他的罪行丶索要他的命魂。库勒尼西想逃,於是醒来,然後陷入幻象之中,再为了逃避幻象而遁入梦中,如此不断循环。


  就像是永不止息的绝望轮回。


  当库勒尼西想起一切之後,雨果发现,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回到了最开始的模样。回到了自己在图书馆,初次遇到他时那样,毫无表情丶毫无生气,像尊打造得过分真实的自动人偶,甚至没有半点自我。


  於是雨果像初见那时一般,走进图书馆里,主动逗库勒尼西说话,硬拉他起来。他邀请库勒尼西,请他和自己一起,去斋戒之湖丶去雷恩高原丶去星幽界里,许许多多他们从未探索过的地方。


  他向库勒尼西伸出手,笑着说∶来,我们一起去体会活着的感觉。


  这次,库勒尼西没有握住他的手,只是冷淡地说∶活着的感觉,一点都不美好。


  生存於世,根本连一件让库勒尼西高兴的事情都没有。所谓活着,就是痛苦,就是无限的绝望,无尽的孤独。


  自己在星幽界体会的,根本不是活着。明明早已死去,还谈甚麽「试着体验生存」。之前感受过的风吹丶草的味道丶泥的湿润丶雨果的手的温度,根本就不是活着丶根本就不是真实。


  如果活着是这麽美好的话丶如果活着能这麽美好的话……

  以前在那个世界「活着」的自己,不是更加可怜可悲了吗?


  就是生前没有体验过活着的滋味,死後才应该好好感受世界呀?明明好不容易得到了再次生存的机会,明明好不容易才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美好……


  库勒尼西打断了雨果的话∶够了,你根本不明白我的世界。


  他曾经将瓶中信掉到海里,以为有人拾起来,明白了自己的世界丶明白了自己的痛苦;却原来,海潮一直向岸拍打,那个本该飘流到彼方的瓶子,始终在自己脚边。


  纸电话筒的线始终曲折,没有人从另一边把话筒拿起,向自己说,明白自己的世界。


  对於失去记忆,只记得生前零碎片段的你,又怎会明白,独处了一辈子丶始终无人理解的我的心情。库勒尼西冰冷地指出。


  我们看见的,本来就是两个世界。你又怎会明白我的痛苦。


  库勒尼西抬眼,看见雨果紧咬住嘴唇,好似还想再辩解些甚麽,便在那之前,再一次以言语拒绝了他∶「真的是,希望别再来管我了……」


  「如果可以把一切都当作没有发生过的话,我当然想要那麽做啊!」雨果一声怒吼,用力拍打库勒尼西身後的书架。书架被拍得摇晃,有书从顶上滚落,掉在地毯上,无声地扬起了一阵灰尘。


  如果可以的话丶我当然想看看你说的那个世界丶当然想回忆起一切丶当然也想让你看看我曾见过的那个世界啊……


  雨果咬牙切齿地说∶可是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丶并没有办法啊……即使再想明白你说的世界丶再想明白你的痛苦,但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啊……


  明明之前,我那麽努力地把你从那个世界拉过来,那麽努力地,让你学会了笑……雨果紧紧攥住拳头。


  「不过事到如今应该无所谓了吧!」雨果的嘴角扬了扬,忽然放开两拳。


  你不希望我管你的话,那就算了吧。

  他说完,转身就走。


  库勒尼西看着雨果离去的背影,突然口乾舌燥,却想开口说些甚麽。指尖在颤,他想伸出手,想开声叫住那个就要消失的人。可是他抿住嘴唇,愈想伸手,便愈像雨果刚才那样,紧紧握住拳头。


  他不知道,刚才雨果的心情是不是正似如今的自己。他也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让他别再管自己,可为甚麽当他远去的时候,自己却想要出手挽留。


  为甚麽嘴里说的话丶身体想做的事还有心里想的东西,都完全不同呢?


  就像当初,自己不懂得为甚麽而笑丶後来不懂得心脏为何跳得那麽快一样,如今的自己,依然不懂得自己想做甚麽丶又为甚麽那样做。


  「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只是丶甚麽都不明白。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吗?如果活着是如此的话,「活着」的自己又算是甚麽?


  不曾活过的自己,不懂得这些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不是我的错……」


  但丶难道就是他的错了吗?


  库勒尼西厘不清自己的情绪,不明白怎样才算是活着。


  「我该怎麽办才好……」无论生前死後,他都没有明白自己该何去何从。但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体验「生存」的人,却被自己赶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库勒尼西忽然明白,自己刚才,为何想碰雨果丶又想收回手。


  一个人果然很寂寞。


  但这回,是库勒尼西让自己变成一个人的。※

 (完)

 
评论(15)
热度(11)
  1. 和暢©水彩清上 转载了此文字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