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雨果尼西] 他的习惯

注意事项︰
!无视前文 他的世界 的BE(喂)
!有很多自己的少女情怀(并没有)
!因为想两个人静静谈恋爱,所以深渊又被排除掉了

!烂尾(好像是)


CP︰雨果*尼西  雨果*尼西  雨果*尼西

请吃下我的安利!!!

(留言、喜欢大欢迎大感谢)


以上

——



  人的习惯,到底是怎样养成的呢?

 

  库勒尼西不止一次思索这个问题,但却从未得出答案。每次当他想起这个问题时,新的习惯早就养成了。至于那之中的「如何」,一直都是个不解之谜。

 

  他习惯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待在圣女之馆的图书馆里,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图书馆很大,偶然有蝴蝶在飞来飞去。天花上的吊灯泻下温暖的光芒,地上则铺着厚厚的地毯,即使要挪动红桧木桌椅,也一样悄然无声。既不会搔扰到别人,也不会被他人搔扰。

 

  也因如此,库勒尼西总是一个人埋首看书,并在看毕手上厚厚的读本以后,才终于抬头,看见不知何时坐到了自己对面的雨果。

 

  他一惊讶,正犹豫着该开口说甚么,对方已笑着挥手︰「嗨!」

 

  于是库勒尼西点了点头,低声回道︰「你好。」

 

  这样的情况,日复日重复发生。

 

  自从雨果来到星幽界,在图书馆偶遇到库勒尼西开始,他便天天来到这里,坐在库勒尼西对面。

 

  但据库勒尼西所知,雨果并不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偶尔自己完成任务,回到大宅,经过交谊厅时,也会看见他在里面,和其他战士谈笑风生,玩作一团。看他的样子,明明是个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人,却偏要和自己一起,躲在图书馆里,甚么都不做,只是占了个位置,连本书都没有打开。

 

  一开始,库勒尼西觉得雨果这样很奇怪,悄悄疑惑了很久。直至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好奇,开口问对面那人︰「请问你为甚么天天坐在这里呢?」

 

  「嗯……你就当我在看风景吧?」雨果笑嘻嘻地说,听得库勒尼西一头雾水。但他没有解释,只是反问︰「这个位置有人吗?」

 

  「不、没有。」库勒尼西回答。

  「喔、」雨果俏皮地打了个眼色。「——那现在有了。」

 

  莫名其妙。库勒尼西这样想,低头翻开了另一本书。

 

  既然对方只是占了一个位子,并没有做甚么,那自己也就像以前一样,一个人,做自己的事情、读自己的书就好。

  可是再怎么心无旁骛,有个人天天坐在自己对面,难免会不由自主地观察他的行径。

 

  雨果坐在库勒尼西对面,有时目不转睛地看着库勒尼西,有时望着满桌的书喃喃自语,有时盯着馆里的蝴蝶,眼珠转个没完,有时趴在桌子上阖着眼,不知睡了还是没睡。

 

  直到有一天雨果在图书馆里吹起了泡泡糖,库勒尼西终于向他开口︰「请不要在图书馆里吃东西。」

 

  雨果啪的一声把泡泡吹破了。「啊,抱歉!我以为泡泡糖没关系。」

  说毕,抽出面纸把泡泡糖吐掉了。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库勒尼西提问︰「你不看书吗?」

  「嗯?我不怎么喜欢看书啦。」雨果耸耸肩。「真要说的话,我绝对是室外派啦。」


  「那请问你待在图书馆做甚么?」库勒尼西追问。

  「不是说过吗?看风景啊。」雨果托着腮帮子,话语有点调笑意味。半晌,他见库勒尼西一脸不明所以,便追加了一句︰「来图书馆也算是我的习惯啦,不要在意。」

 

  闻言,库勒尼西将信将疑,但雨果未给他时间思考,便掉出了新的话题︰「你天天都在这看书,不出去活动活动吗?」

 

  「嗯……」库勒尼西想了想,试着活学活用雨果方才的新词︰「我是……室内派?」

 

  「疑问句是怎样啦!」雨果笑了起来,笑声在敞大的图书馆里回荡。库勒尼西本来想提醒他要降低声浪,但这儿只有他们两个,而且也不是正规的图书馆,所以便作罢了。

 

  也因为库勒尼西没有明确表示不想聊天的意向,雨果一打开话匣,便不断不断地和他搭话。库勒尼西的书本打开着,大半天只掀过去两页。可他不只不擅交际,更更不擅长的就是拒绝。

 

  直至雨果拿过他桌面上的书,念出了标题︰「《涡的核心与黑暗世界》……」

 

  「你也看到了吗?那个世界。」他说。

 

  当时,库勒尼西只是点了点头。但后来,雨果告诉他,当自己听到他的问题时,自己眼中的光芒犹如燃亮了整个世界。

 

  那个误会之后,他们莫名其妙地向对方吐露了许多过往。有很多抑压在心底最深处,从来无人倾诉、无人理解的事情,都因为这个误会,误打误撞地传达给了对方。

 

  在这之后,两个生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蓦然在一天之内,变成了最清楚对方的存在。而一旦连最难以启齿的部份都说了出口,即使知道当中有所误会,似乎也没有甚么关系了。

 

  库勒尼西习惯了雨果坐在自己对面,习惯了他偶然向自己搭话,习惯了向他倾诉,习惯了被他强硬地拉出去玩。

 

  在自己发现之时,他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习惯,继而,成为了自己的习惯。  所以每天每天,当库勒尼西之书海中抬头,看见雨果时,他都会报以浅笑,温和地说一声「你好。」  

 

  其实大多时候,雨果并不会搔扰库勒尼西。只会像当初那样,默默占着位子,甚么都不做,甚么都不说。最多偶然拿过库勒尼西看完的书本,垫在脸庞底下当个小枕头,静静地盯着他。

 

  「书不是那样用的。」库勒尼西皱着眉,有点替书本不值。

  「没关系啦,我看不懂嘛。」雨果看着他,没所谓地回答。

 

  据雨果仅有的记忆,他是在贫民窟长大的。即使后来因为战斗能力而被相中,加入了连队,知识水平也没提高多少。

 

  「……要不,我读给你听吧?」库勒尼西提议。

  「喔喔!求之不得!」雨果双眼发亮,笑得开怀。

 

  就像当日,他们在雷恩高原战斗之后,库勒尼西被他逗笑那时一样。

 

  不同的是,图书馆内没有呼啸的风,没有青草的香气,没有湿润的泥土。然而,谈天的对象,愉快的心情,连带在一起时的心跳,都和之前一样。

 

  一开始念书时,库勒尼西并没有特地挑选,而是按着自己的兴趣,拿起甚么便念甚么。雨果都没有异议,一直静静的听。可即使他不说,他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

 

  每当库勒尼西拿着小说,雨果总是听得津津有味。明明平日话那么多,听故事时却意外地不会打岔。那张脸上的表情还总是生动地变化,随着主角的际遇流露出悲喜哀乐,简直像个小孩。

 

  可当尼西拿着本哲学书或是理论,雨果一样不会作声,只是托着双颊,撑着眼睛,总是东张西望,明显心不在焉。偏偏当尼西停下,问他内容,他又通通答得上来。

 

  「我有在听啦。」雨果咧着嘴,一脸得意。

 

  库勒尼西拿他没奈何,叹了口气又再开始念。念到一半见雨果盯着自己,笑着发呆,终于开口︰「你要是觉得没趣,要不换一本书?」

 

  「不用啊。」雨果却答得爽快︰「一本书有不有趣,是以谁来念它判断的。」

 

  瞬间,库勒尼西啪的一声把书合上,忽然沉下了脸。长刘海从他耳后滑下,直把他的表情遮了一半。

 

  「啊啊、别生气!我喜欢故事,不喜欢高深的学问!真要选的话,我最喜欢肤浅的爱情小说。」雨果连忙正经回答,小心翼翼地看着库勒尼西,怕他一生气不知会做甚么。

 

  之后,库勒尼西深呼了口气,抬起脸,小声说道︰「请把你手边那本书递给我。」

 

  雨果看着他,怔了怔,干脆没动。「不,先缓缓吧。」

 

  「请递给我、」

  「不要——!」

 

  说毕,雨果倾前身子,托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库勒尼西。「比起故事,再让我看看你害羞的脸嘛!」

 

  库勒尼西咬了咬唇,默默起身,自己去拿那本书,若无其事地开始念了。

 

 

  那之后,为雨果念爱情小说变成了库勒尼西的习惯。虽然他看惯了各种文学作品与深奥理论,对言情小说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见雨果兴致那么高昂,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一直念了下去。

 

  两个男人,只有两个人,坐在彼此对面,念爱情小说念个没完。怎么看怎么诡异。偏偏因为习惯,因为除了他俩根本没人会来图书馆,让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库勒尼西并不懂得爱情。生前孤独如他,别说恋人,就连个朋友都没有。所以书里的千回百转、缠绵悱恻,他似懂非懂,半信半疑。倒是雨果偶然会点头赞赏,忽然惊叹︰「这儿写得好啊!」

 

  「是这样吗?」库勒尼西沉吟着,没有念下去,只是反复回看得到雨果肯定的桥段。那些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空话,库勒尼西并不信服。

 

  「你这种个性呢,叫做『不解风情』,对吧?」雨果弯着左手手臂,用手臂垫着脸趴着,右手向库勒尼西的方向舒展,掀着书角把玩。他石榴红色的头发散在红桧木桌面上,橄榄绿大眼睛从下而上,眨巴眨巴的看着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抿着嘴,觉得雨果说得没错,但是又不想承认。他把书往自己的方向拉,避开雨果揑着书角的手,翻了新页,淡淡然地道︰「最朴实的东西,有时候意外地打动人心。」

 

  雨果把书拉回来,一把抓住库勒尼西的手腕,侧着头提问︰「例如呢?」

 

  库勒尼西被抓住,一低头,刚对上雨果凝视着自己的眼,便听到他说︰「我喜欢你。」

 

 

  瞬间,库勒尼西忘记了反应。雷恩高原上的心跳声忽然又响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像当时一样急促,缺氧得连话都没办法讲。那时有风吹、有空气流动,如今空气却好似停住。雨果看着他,像只是一剎那,又像有一辈子。

 

  然后雨果直起腰,往库勒尼西的方向挨近。他的手依然握住库勒尼西的手腕,还像方才库勒尼西抽过书本那样,把他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拉。

 

  这并不是库勒尼西习惯的距离。明明他们之间的桧木桌还隔在那儿,此刻却彷佛并不存在。他并不习惯雨果的脸在这么近的地方,并不习惯自己不由自主地盯着雨果的脸,并不习惯感受彼此呼吐的气息……

 

  「看来你没说谎啊。」蓦地,雨果这样说。

 

  库勒尼西像以往每一次一样,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而雨果也一如既往地扬着笑靥,俏皮地续道︰「愈是直球,愈是打动人心。」

 

  「你心跳好快。」他说,按在库勒尼西脉膊上的指尖轻地压了一下。

 

  「请放手、」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雨果没有依言放开,继续若无其事地拉着库勒尼西的手,就像他们在雷恩高原一路牵着手回来那样理所当然。他那双绿眸子逼视着库勒尼西,逼着库勒尼西回视自己。明明眼神那么用力,语气却偏偏轻松得要命︰

 

  「我是室外派而你是室内派,我不识字而你喜欢看书,我喜欢热闹而你喜欢静处;我们完全不一样——是那么说的吗?天南地北?天圆地方?南辕北辙?」

 

  「中间的并不对……」库勒尼西小声纠正。

 

  「但是我喜欢你。」雨果打断,然后灿烂地笑了。「爱情真是件奇怪的事情。」

 

  爱情真是件奇怪的事情。库勒尼西在心中默念了一次,觉得懵懵懂懂,依稀明白他的意思。

 

  毕竟,他们都为对方,改变了很多、习惯了很多。

 

  雨果是室外派,但为了库勒尼西,他变得习惯待在室内;库勒尼西喜欢静处,但因为雨果是个话痨,他变得习惯边看书边答话,而且没有丝毫不耐烦。

 

  要不是他的话,自己宁愿一个人;若果是他的话,自己还怎么能一个人。

 

 

  「你再不答话,我就要亲你啰。」雨果撅着嘴,等得不耐烦又心焦。可是库勒尼西依然没有答话,只是看着他,回以温雅的笑。

 

  亲就亲呗。

 

  两片唇贴了上来,轻轻的碰着他自己的嘴。那是库勒尼西的嘴唇第一次接触食物以外的东西。感受有点微妙,不像书里写的那么夸张、那么舒服。但是心里暖暖的,跳得飞快,而他觉得,自己应该快要习惯这样剧烈的心跳了。

 

  半晌,雨果退后,反射地舔了舔嘴,几乎像在说︰谢谢款待。库勒尼西没搭理他,静静地合上了书。「这些书,暂时不再念了。」

 

  「欸!为甚么!」某个喜欢听故事的孩子马上不高兴了。

  

  「等我知道怎样是写得好、怎样是写得不好,再回来看吧。」库勒尼西站了起来,把书本迭好,放回书柜里。

 

  「现在,我想出去看看。」他这样说。

 

 

  ——当然,和你一起。※

后话︰

 

  很久很久以后,库勒尼西想起这些往事,忽然问雨果︰「当初,你说去图书馆是你的习惯,那是为甚么?」

 

  雨果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和盘托出︰「图书馆是最安全的地方啊!就算猎艳后被人找麻烦了,在那儿也不会被大吵大闹。」

 

  「……」

 

  库勒尼西宁愿自己没问过。※


评论(8)
热度(11)
  1. 和暢©水彩清上 转载了此文字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