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全員EG] D-Game

警告

—由于剧情需要,年龄操作︰阿贝尔约15岁、杰多约25岁
—私设蠢萌大小姐,非官方无口属性

—全员无脑向,微贝杰、伯闪伯、出叶迪诺出叶倾向

*D-GAME 即 Dectective game

以上

——
 

  「这个人相当有嫌疑。」大小姐拿着放大镜放大一边眼睛,表情严肃,语气正色地说。

 

  「一个转身射咗三分波呀……!*」艾伯李斯特一把捂住电视儿童艾依查库的嘴,将他拉向后方,让圣女之子继续她的侦探游戏。

 


  圣女之子站在交谊厅的中心,环视围成一圈的战士。突然,她一手指住音音梦,大叫一声︰「真相只有一个!」

 

  刚刚进到交谊厅的布列依斯不明所以,拉了拉身旁古鲁瓦尔多的衣襬︰「发生甚么事了?」

 

  「Zzzzzz……」显然他选错了询问对象。

 


  「犯人就是你!音音梦!」圣女之子斩钉截铁地判断。

  被指住的音音梦眨眨大眼睛,呣的一声躲在了露缇亚身后。「音音梦是无辜的!」



  库勒尼西走向布列依斯,低声解释︰「大小姐似乎迷上了侦探游戏。恰好大宅里发生了一桩事件。」

  「甚么事件?」布列依斯问。

 

  「不要再包庇音音梦了,露缇亚!除了她,还有谁可以令杰多变成——这样?」圣女之子指向交谊厅一旁的沙发,杰多正懒懒地坐在那儿——以二十来岁的青年之姿。他毫无所谓地打了个呵欠,显然有点无聊。

 

 

  「咦、杰多怎么……?还有……」布列依斯却被吓了一跳。

 

 

  「正解,但是这毫无意义。」一直站在一旁,默默无语的布朗宁忍不住出声︰「谁都知道,只有音音梦的牛奶能让人变大。」

 

  「谁都知道,自从音音梦到来,府邸里的牛奶已经不安全了。」路德接过话头,重申了一次。

 

 

  此时古鲁瓦尔多刚好醒来,明显没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却看热闹不嫌事大,煞有其事地重复︰「这幢大宅已经不安全了。」

 

  旁边的不死双子白了他一眼︰「神经病。」

 

  「臭女人干么学我说话!」

  「臭女人干么学我说话!」

 

 

  无视那边的争执,交谊厅中央继续侦查真相。嫌疑人音音梦呶着嘴,理直气壮地自辩︰「音音梦才没有错!我才要问杰多为甚么要偷喝我的牛奶呢!」

 

  「……」圣女之子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倒是杰多毫无悔意地答︰「不好意思,老本行干习惯了。」

 

  无视以上两人,布劳朝音音梦的方向走去,莞尔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教导︰「以后要把牛奶放好,不要让其他战士喝到喔。不然大小姐会很困扰的。」

 

  梅伦瞥了圣女之子一眼,倒是觉得,她相当乐在其中。

 

 

  「这幢大宅终于安全了。」古鲁瓦尔多一本正经地说。

  布列依斯用力捏他的脸。「你能不能消停一下?」

 

 

  「呃、杰多的事情解决就好了。但是我觉得,这边的状况比较……值得关注?」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某人终于发话。

 

 

  「对啊,我觉得这更令我好奇。」布列依斯连忙点头,库勒尼西也跟着嗯了一声︰「我已经疑惑这个很久了。」

 

 

  相较于杰多变成大人,变成少年的阿贝尔,明明更加吸睛才是。

 

  「嗯……这个喔……太麻烦了随便都好啦……」圣女之子的偏心无极限。她无所谓地委托︰「调查的事就交给你了,布朗宁!」

 

  「不好意思,妳能不能找别人?」>>>>>>>

  站在门口的伯尔尼哈德拦住了他︰「要求驳回。」

 

  「做到这个地步的话,我得加收额外费用了。」布朗宁叹了口气。

  「根本甚么还没开始做吧。」坐在阿贝尔旁边的杰多立即吐槽。

 

  无视杰多的吐槽,布朗宁拿出纸笔,走到阿贝尔面前开始问讯︰「在变成这样之前,你做了甚么?」

 


  稍早之前,阿贝尔和队友一起到翼龙的宝藏库出任务,度过了一个上午,吃过午餐后才回到大宅。刚进门时,利恩出来接他,还了他一瓶蜜瓜梳打。喝完梳打之后,阿贝尔洗了个澡、睡了一会,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和你一起去任务的两人都没有事……所以应该和外面的怪物没有关系,午餐也没有问题。唯一可疑的,就是那瓶梳打吧。」布朗宁整理过后,如此推论。

 

  「啊、那瓶梳打是弗雷教官让我拿的。」利恩很自觉地出来提供线索︰「弗雷教官说冰箱里有蜜瓜梳打,让我拿一瓶喝。我不是太口渴……但是想到阿贝尔等会任务回来应该很累,所以就拿给他了。」

 

  「喔喔!我发誓那瓶是普通的梳打!我喝了也没事啊!」弗雷特里西一边接话,一边夸张地摆动四肢,表示自己身体很好,一点问题也没有。

 

  「本大爷喝了也龙精虎猛!」迪诺也转了转手臂,搭着弗利特里西的肩,竖起大拇指赞道︰「梳打超好喝!」

 

 

  「不、首先,那几瓶梳打到底是谁放在那儿的?」布朗宁看着眼前两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不由得用手揉了揉眉心。

 

  众战士们环视四周,终于看见角落处,出叶默默地举起了手。

 

  「那是普通的梳打吗?」侦探先生问。

  出叶点头。

 

  「你可以证明吗?」布朗宁继续质问。

  「梳打是在商店买来的。」出叶小声说︰「但是我不能证明那是普通的梳打。在我喝之前,它已经被人喝光了。」

 

  里斯闻言,上前拍了拍前队友的肩。布劳觉得,似乎有必要加强战士们的教育了;然而路德并不这样认为,他只想撇清关系。「那的确是普通的梳打。不相信的话,侦探先生,要不要来几鞭啊?」



  布朗宁抹了抹汗,生硬地移开视线。「那么……看来也不是梳打的问题……」

 

  「異議あり!」聖女之子忽然高喊。「我明明记得,出叶只买了两瓶梳打啊?」

 

  那日在任务之后,圣女之子去了商店购物,随行的出叶则买了两瓶蜜瓜梳打。这件事情,路德也记得相当清楚。「是的,我可以作证。」

 

 

  「那么……多出来的梳打,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布朗宁拿笔抓了抓头,苦恼地叹息。可是圣女之子并没有给侦探先生思考的时间,马上对着众战士大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犯人现在站出来的话,我承诺只惩罚他当一星期亚城包!」

 

  一旁的雨果、艾莉亚娜和艾莉丝泰莉雅幽怨地示︰「可是我们甚么都没做妳还是让我们当了整个月包啊……」


  雨果呶着嘴,啃了一大口苹果。「明明本来还说要金我的……」
  艾莉亚娜握住流星锤,歪头微笑︰「第一抽就掉下来错了吗?」

  艾莉丝泰莉雅不知道该说甚么。她甚至不知道大小姐让她和以上二人组队只是因为她在卡片簿里和那两人挨得最近。

 

  「嘛……布朗宁,接下来应该调查甚么呢?我来帮你吧!」圣女之子对沙包三人组视若无睹,蹦蹦跳地溜到了布朗宁旁边。而进入了工作模式的布朗宁无视了圣女之子,向弗雷特里西和迪诺发问︰「请问,你们两个是怎么发现那些梳打的?」

 

  弗雷特里西马上举了个手,笑得如阳光灿烂︰「打开冰箱时发现的!」

 

  「是出叶告诉本大爷的呗。」迪诺用下巴比了比出叶的方向,继续说明:「我跟出叶是室友嘛。他出完任务回来告诉我他买了梳打!本大爷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啦!」

 

  本来在布朗宁身边的圣女之子已走到出叶身边,拿着瓶魔女秘药当麦克风,递到出叶嘴边︰「对这样的室友和前同事,出叶你有甚么感想?」

 

 

  出叶垂下头来,连帽子也滑下了一点。「……我想哭……」

 

 

  「乖啊出叶你想喝梳打的话我会给你买的!闪闪喝掉的梳打叫他老哥赔!迪诺的话让就他给你洗一个月床单吧!」圣女之子立刻决定好解决方案。

 

  「……」习惯了帮老弟擦屁股(各种意义上)的伯尔尼哈德并没有作声。

  「欸本大爷的床单都是让隔壁房(↑)帮忙洗的!」好运哥厚颜无耻。

 

  一旁音音梦天真无邪地问︰「为甚么要罚洗床单?床单常常脏吗?」

  露缇亚面有难色。「乖,小孩不要问。」

 

 

  「咳咳,那么,你们两个是谁先拿梳打喝的呢?知道之后有谁进过厨房吗?」(全交谊厅唯一还对真相感兴趣的)布朗宁把话题拉回来。

 

  「应该是我先拿的吧?我打开冰箱的时候里面有两瓶梳打。」弗雷特里西回答后,迪诺点头和议︰「嗯,本大爷去拿梳打的时候冰箱里只剩一瓶了。」

 

  「可是……没留意有谁去厨房了啊……」两人异口同声。

 

  如此一来,交谊厅再次陷入了死寂。侦探先生拿着本子摸着下巴,一脸「这是死局」。

 

  根据弗雷特里西和迪诺的证词,可以肯定犯人一定是在那两人喝光梳打后,拿空瓶子装进奇怪的药物,再放回冰箱里面。然而犯人为甚么要这样做?动机不明,也没有目击者。如此缺乏线索的话,就算是布朗宁也无从入手。「……就没有人目击到犯人吗?」

 

  「啊……!」古鲁瓦尔多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嗯……」

 

  「是我!」一直默默站在古鲁瓦尔多的威廉突然高声道︰「一切都是我做的!」

 

 

  「欸!」众战士们一脸惊讶。再怎么说,威廉都不像会做这种事情啊。

 

 

  然而,布朗宁显然并不卖威廉的账,只是冷静地发问︰「为甚么你要这样做?」

  「是我做的!」威廉挺直胸膛,大声回答。

 

  「你有甚么动机吗?」

  「是我做的!」

 

  「那种让人变小的药水是哪儿来的?」

  「是我做的!」

 

  「你是怎样避开大家的耳目的呢?」

  「是我做的!」

 

  「……你到底在干嘛?」侦探先生从未见过如此拙劣的顶罪技巧。

  「一切都是我做的!不是殿下做的!」威廉回答。

 

 

  瞬间,大家的视线全落在古鲁瓦尔多身上,可他本人却一脸茫然。布列依斯想也不想就捏住他的脸,像妈妈管小孩似地质问︰「又是你做的好事啊?」

 

  「哇啥嘛多不知岛……」被捏惯脸的古鲁瓦尔多依然面瘫(?)。

  「那为甚么少佐要为你顶罪?」布列依斯并不相信古鲁瓦尔多的狡辩。

 

  好不容易王子殿下终于挣脱了布列依斯捏他的手。他解释道︰「我只是想说,我看见罗索拿着瓶不知道是啥的东西走向厨房了。」

 

  「你之前为甚么不说?」布列依斯转头看向威廉︰「你又为甚么要包庇他?」

 

 

  古鲁瓦尔多打了个呵欠。「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威廉说︰「我以为是殿下做的。」

 

 

「……」

 

 

片刻之后,伯尔尼哈德在大门口把想要开溜的罗索拎了回来,转头问圣女之︰「要如何处置他?」

 

  「……技官,我以为你已经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为甚么你还要这样对阿贝尔?」圣女之女遗憾地说。

 

  罗索咂了咂舌,终于认命地坐了在大厅中央,不情不愿地讲起了前因后果︰「谁知道那瓶『梳打』会被阿贝尔喝掉啦,本来就不是做给他的。」

 

  「他喝的那瓶是改良版的超凉薄荷︰蜜瓜口味,鲜甜可口,清新宜人。配备使人外表年龄减退十二小时的功效,且无副作用,安全可靠。由导都工程师最新推出,强烈推荐,震憾上巿!」罗索说到一半就被伯尔尼哈德赏了记栗爆︰「说人话。」

 

  「玛格莉特那个女人找我说想要研发一种药物让人变小,让她看看她儿子小时候的样子,发挥一下过份澎湃无从排解的母爱,但是因为要给他儿子喝所以要没有副作用而且易入口的。我看着库勒尼西一身的绿就很适合蜜瓜梳打所以调成了蜜瓜梳打口味。刚好在厨房看见了梳打的空瓶就拿来装了,放到冰箱之后打算去叫那女人找儿子来喝,然而因为以上各种原因所以殃及池鱼被阿贝尔拿去喝了,以上。」罗索一口气说完。

 

  听了实情之后,一直默默关心着事情发展的库勒尼西打了个寒颤。玛格莉特做出尔康手表示孩子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库勒尼西表示太可怕了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再也不想相信你了!

 

  幸好交谊厅外不是马路,不然照这八点档演法估计他俩走出门口就得被车撞die。如今安然无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反观交谊厅内,被留下来的罗索成了千古罪人众矢之的。圣女之子决定罚火箭队三人负责府邸的清洁工作,为时一月。且罪魁祸首罗索一个月不准吸毒,只能当包给人打。

 

   旁边冷静的战士一听,表示这事情只关罗索和玛格莉特的事,只是因为生前是搭档就被罚的米利安何其无辜。替米熊默哀了30s之后他们才想起府邸里根本没有米利安。

 

 

  可即使府邸没有米利安这么豆大的事他们都发现了,却没有人发现——早在布朗宁调查事件期间,事主阿贝尔已经和杰多开溜。事实上侦探这么努力(并没有)找出真相实在是一件然并卵的事情。

 

  至于布朗宁坚持自己这么努力找出真相,完全是因为圣女之子的委托,所以圣女之子必须付给他委托费这个后话,也一样没有甚么卵用,因为根本没人理他。

 

  倒是圣女之子实在过于怜爱出叶,所以从路德那挖来了两枝梳打,送给了出叶宝贝,好让他能尝尝梳打的味道。但是路德却还是将自己无故损失了两瓶梳打的账记了在出叶头上,知情的布劳除了关说几句,也只能默默地为出叶点起了烛。

 

  写到现在我才想起我本来想要写的是贝杰而不是神经病,然而,这并没有甚么卵用。※

 

 (完)


注︰

「一个转身射左三分波呀」

粤语,意即︰一转身射了一个三分波(何)

为香港一个广告的台词,故下文说艾依查库是「电视儿童」


 
评论
热度(5)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