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尼西中心.雨果尼西] 他的梦境

赶在雨果R1写完了这篇~

恭喜雨果R1~~~

虽然雨果的戏份很少但是这篇是雨果*尼西!

 

新世界CP大家不一起萌吗~~~ 来吧来吧~~~

 

注意事项

!拉郎CP︰雨果 x 库勒尼西

!接续前文 他的世界 和 他的习惯 

!虐到最后总有糖/

!库勒尼西、玛格莉特R卡全剧透
!CP感情描写较少,剧情描写多

!玛格与尼西的相处描写仅反映本人理解,不保证贴合原作

!!本人为杰多厨+尼西粉,对玛格的理解可能偏向负面
  建议玛格爱好者绕道

以上

——

  

  刚来到星幽界时,库勒尼西时时做同一个梦。梦里,他不断往下堕,直直掉向万丈深渊。他躺着空气,觉得自己在飞。无底深潭中一片漆黑,只有仰头观望,才能看见一片繁星闪烁。

 

  每天晚上他都在飞,每天都在坠落更深之处,离星空愈来愈远。

 

  直到有天晚上,他在梦中醒来,忽然脚踏实地,不再在空中飘浮。赤祼的足下有溪水流过,他环视四周,一片绿意盎然。远处有篝火升起,月光遍地,一缕白烟弯弯曲曲地升向夜空。

 

  库勒尼西知道,那里有一个人,而自己要往那儿去。

 

  那天早上,雨果第一次在图书馆里向库勒尼西搭讪。

 

  后来,每晚不费气力的下坠,变成了每夜攀山涉水的长征。库勒尼西沿着河流,走遍高山低谷。炊烟依然在那,而自己依旧在这。

 

  梦里的夜太短暂,于是库勒尼西加紧脚步,先是急步,继而跑了起来。他很努力,用生前死后都不曾使用过的速度,在梦里歇力狂奔。

 

  足下溪流水花四溅,衣襬湿透,连发尾都有水珠滴个不停。风迎面而来,在发丝间、颈项间吹起了疙瘩。吸进肺里的空气很凉,他粗喘着,将冷空气哄热后再喷出。

 

  一路跌跌撞撞,衣襬不只浸满了水,还有一块又一块的泥泞。库勒尼西心跳猛烈,快要筋疲力歇,终于看见烟火处隐约有个人影,愈来愈清晰。篝火的光芒照亮了那人的脸,他看着库勒尼西,在温柔的笑。

 

  于是库勒尼西奋力迈步,飞奔到那人身前。力气耗尽前的瞬间,他抓住那人的臂,那人也稳稳捉住他的肩。

 

  就像个拥抱。

 

  库勒尼西看见那人开口,似乎要说甚么,自己的意识却远去了。

 

  醒来时,张开双眼,四周还是一片漆黑。眼前有些暖意,库勒尼西拉开了那人盖着自己眼睛的手。

 

  和煦的阳光照进眼内,雷恩高原上暖风吹过,雨果任由库勒尼西睡在自己腿上。库勒尼西看见他逆着光,正对自己笑。

 

  他开口,说些无关痛痒的话︰「醒来了啊。」

 

  库勒尼西坐了起来,草原上的绿意正如梦中的树林一般生气勃勃;泥土带着湿意,也与梦里如出一辙。

 

  雨果站起来,向自己伸出手。「回去吧。」

 

  库勒尼西搭上他的手,他用力,把自己拉起来,带进怀里。

 

  正如梦中。

 

  那天之后,库勒尼西的梦里不只有清澈溪流、不只有温暖火堆,抬头有星空万里,身边也有人陪伴。他觉得那段时光非常美好——不论在梦中,还是醒着的时候都是。

 

  然而,那样的美梦并没有维持很久。圣女之子为库勒尼西找回了记忆,生前的片段逐渐苏醒。他记起了从前的梦,记起了从前的幻象,而那些梦魇,又一次侵蚀他的生活。

 

  彩虹色的大地、紫色的草原、昏暗的海面[1]……奇异的景象与星幽界的风景混作一团,叫库勒尼西再也分不清梦与现实。

 

  他又开始做回那个不断飞堕的梦,在无底的深渊中无止境地落下。但这一次,他不住俯冲,看不见星的光芒,却只听得到奈落深处哀嚎的声音。

 

  他的梦境成了梦魇,但他知道,那才是自己真正的人生。

 

  在美梦消失以后,库勒尼西推开了雨果。先前的美好,在他回忆起一切之后,全都变成了甜美的假象;再多姿多采的生活,都变成了最尖锐的讽刺。

 

  自己已经用了一辈子去迷惘,至死都没有明白自己活着的价值。如今已是死后,就更不应该对虚幻有所留恋。

 

 

  于是库勒尼西像从前一样,没日没夜地躲在图书馆里,不眠不休地埋首书海。偌大的图书馆里空无一人,只有蝴蝶翩然飞过。他独坐在长椅上,在桌面翻开一本新书,沉醉于理论之中。

 

  文字排列整齐,凝结在一块。当库勒尼西专注念书时,空气和时间都彷佛停住。蝴蝶止住翅膀,有黑影在书上蠕动。他抬头,看见身体蜿蜒的幻兽,基于礼貌,唤了一声︰「母亲。」

 

  幻兽在空中游动,缠绕在库勒尼西身边。它用滑腻的手勾起库勒尼西的发丝,长发在它指间滑落。黑色的小手慢慢化成女性纤长的柔荑,黑影降落时,高跟鞋的形状同时悄然无声地陷进地毯。

  这个画面,库勒尼西在梦里见过。

 

  一样的图书馆里,自己打开了一扇从未见过的门。然后,黑色的幻兽出现,从此入侵自己的人生,直至死去。

 

  库勒尼西看见玛格莉特出现在自己身边。地毯吃掉了高跟鞋落地的声响,心跳声却如雷贯耳。背僵直了,手心在冒汗,本能一般的恐惧冉冉升起。当玛格莉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时,恶心的感觉几乎无法压抑。

 

  玛格莉特勾着笑,无论表情还是气息,都与记忆中的幻兽别无二致。她脉脉凝视着库勒尼西,用手背印掉了库勒尼西额角的冷汗。

 

  「……请问有甚么事吗?」良久,库勒尼西平伏了恐惧,用虚弱的声音,战战兢兢地问。

 

  他始终忘不了记忆中的幻兽,更加无法将幻兽的形象与眼前的母亲连系起来。即使亲眼看着幻兽化作人型,也宁愿相信小时候父亲的说词——母亲在自己还是婴儿时,就因为精神疾病而去世了。

  毕竟对他而言,理想中的「母亲」那么温柔而慈爱,但玛格莉特在生时,几乎可说坏事做尽;即使到了星幽界,那模样也与「温柔慈爱」一词背道而驰;更别谈她那个怪异的姿态,更加使自己既怕又恨。

  「我的尼西。」玛格莉特上前,亲密地呼唤,脸上笑容甜蜜异常。

  库勒尼西彷佛看见幻兽朝自己咧嘴而笑,身体一阵战憟,下意识往后靠。

 

  「今天不出去玩吗,尼西?」玛格莉特说着,走着,绕着库勒尼西打转。库勒尼西双手绞着衣襬,感到一阵窒息,觉得幻兽用长长的身体包围住自己的恐惧又再次袭来。

 

  他紧握拳头,微微的震动自手心不能自控地荡开,再开口时,连牙关都是抖的。「……为甚么?」

 

  他并不明白玛格莉特的疑问,也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如此关心自己。自己为甚么要出去呢?这个足不出户,形单影只的,明明才是最正常最叫人熟悉的自己——如果有人熟悉自己的话。

 

  再说,玛格莉特并不是那么在意自己的人。即使到了星幽界,回想起一切,她也更喜欢走在杰多身边,心心念念着航海士的能力;远胜于待在自己身旁,关切地嘘寒问暖。

 

  「你之前常常和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出去的。」然而玛格莉特在库勒尼西旁边坐了下来,表现再自然不过,好像一直在关心他一样。可库勒尼西却如坐针毡,默默挪开身体,利落地翻书的指尖也僵住了。

 

  「他叫雨果。」库勒尼西想说,又咬住嘴。

 

  那个人与自己无关了,毕竟是自己赶走了他。但他又转念一想,可是玛格莉特这样喊那个人也不太礼貌,自己应该有义务替那人说明才是。

 

  库勒尼西思考着,放松嘴唇后又再次抿住。他的指尖捋着书页,久久未往下掀。摊开的页面上,有蝴蝶停驻。

 

  「那也不错。不和他一起才比较好呢。」未等库勒尼西纠结完毕,玛格莉特便径自打破了沉默。她板着脸,叹了口气,像个不放心孩子的母亲。

 

  「他怎么能拉着你到处跑呢?总是上山下海的,完全不顾虑你的身体。你会吃不消的。因为你的心脏不太好啊。他怎么能拉着你乱跑呢?」她瞪着眼,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摇摇头,啧了一声。

 

  「再说了,和他一起会学坏的吧。他的举止那么轻浮、谈吐又很粗俗。你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尼西?」她数落完了,征求同意般,偏头看向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依然无语,手还翻在那一页上。指头捂得纸都熟了,热得皱了起来。蝴蝶还停在字间,轻轻晃着翅膀。

 

  但玛格莉特并不在乎他的反应,只是怜悯地叹息︰「我可怜的尼西……」

 

  「没有办法到外面去玩,所以很无聊吧?」她伸出手,轻抚库勒尼西脸颊,温柔地摸摸他发梢。「一个人果然很寂寞吧。」

 

  话音刚落,库勒尼西就变了脸色。可是玛格莉特依然没有留意,继续自说自话︰「没关系,母亲会陪着你……」

 

  「请不要碰我。」倏地,库勒尼西将「母亲」推开。桌子被撞到,吃痛得呯的一声,移开了不少。蝴蝶突然被惊动,收拾翅膀就飞走了。

 

  看着蝴蝶飞翔的轨迹,库勒尼西回想起了那些记录着自己人生的蝴蝶。当自己最后在潘德莫尼一跃而下时,陪在自己身边的幻兽和玛格莉特一样,对自己说了与同一句话。

 

  ——一个人果然很寂寞吧。

 

  说得那么轻巧,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却摆出一副很了解自己的模样。

 

  库勒尼西抬头,看见玛格莉特揉着手臂,露出委屈的表情。她并不知道库勒尼西为何「忽然发火」,觉得自己全无错误,只是被青春期的儿子无理取闹地迁怒。

 

  但是库勒尼西也一样,觉得玛格莉特的行为莫名其妙。他不记得生前死后自己几曾感受过母爱,从种种迹象看来,也不觉得玛格莉特对自己有那么爱惜。即使有过所谓「爱惜」,也没有比有好。

 

  比方说,生前的自己曾经梦见幻兽在另一个世界死命盯着自己。但如果那样的噩梦也能算是「母爱」的话,没有就再好不过了。

 

  库勒尼西看着玛格莉特「关爱」的表情,气话不由得脱口而出︰「妳以为是因为甚么、以为是因为谁?」

 

  他之所以变得那么寂寞,那么孤独,都是因为谁呢?

 

  从小时候起,他就一直被幻象骚扰,无时无刻不笼罩在恐惧之中。他看得见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世界,一直无法融入其他孩子的圈子,更加无法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跑跑跳跳。

 

  长大以后,梦里的幻象来到了清醒时分。他的世界有别人看不见的可怕景象。无数次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后来发现,自己要是真的疯了还比较好。

 

  他无数次想过逃避,想过弄瞎自己;又无数次想过求救,却发现没有人明白他的世界。

 

  老师看不见库勒尼西眼中的景象,父亲也不把自己的事放上心。他只有自己努力,钻研书本,偷看研究,努力寻求解脱的方法。

 

  可直至死后,直至明白了一切的来龙去脉后,他才发现所有努力都是徒劳。

 

  于是,库勒尼西不禁思索︰要是没有异世之力、要是没有深渊、要是父亲没有死去、要是没有「幻象」、要是没有一开始的实验、要是……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但玛格莉特这样解释。

 

  她笑着叹了口气,那是属于母亲的叹息,叹息孩子的不懂事,叹息孩子辜负了自己的苦心。但她没有责备,只是笑着宽恕,用慈祥的眼神看向孩子,像看着世上最美的事物。「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光。」

 

  她和蔼地笑着,伸出手,想去轻抚库勒尼西的脸颊,就像那时她将手伸向摇篮内的婴儿那样,温柔地伸出手。

 

 

  「要是没有把我生下来就好了,母亲。」她的孩子,库勒尼西却这样说。

 

 

  玛格莉特的手僵在半空。库勒尼西看着她,没有敌意,没有愤怒,只是脱力一般,一副绝望又疲惫的模样。「请别碰我。」

 

 

  库勒尼西花了一生的时间思考,怎样才能让自己的人生向好的方向变化,但直至最后他才发现,没有自己才是最好的结果。

 

 

  他在回复记忆时,看见自己的过去如剧场一般在眼前上映。在人生的最后,他看见大火烧毁了潘德莫尼,有火屑溅在自己脸上,热辣辣地发烫。

 

  那时,目之所及,全是一片红艳。周身有热度萦绕。火星闪烁,烈焰熊熊燃烧。炽热的空气蒸眩了眼睛,泪水一个劲往下流。空气中有烧焦的味道,还有浓到化不开的腥臭。

 

  身旁有新鲜的尸体--皮肤还泛着血色、还充满弹性。那人刚刚还在火海中挣扎、大喊大叫;如今却不再哀嚎,就这样安静地躺在火里,变得焦黑、变成灰烬。

 

  耳里有大火燃烧的声音,还有急促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库勒尼西听了,慌忙回头,黑影蓦地窜出,以心跳都及不上的速度飞快滑过。然后,有甚么倒地的声响。

 

  视线远方,新鲜的尸体倒下了。

  空气中的焦味更浓烈了。

 

  那儿,灰黑色的幻兽回头,六只眼睛,整齐地看向库勒尼西。

  卖乖一般,做了好事讨赏一般,咧嘴笑了起来。

 

  「你的愿望实现了。」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记忆中的幻兽,与眼前的母亲,一模一样。

 

  库勒尼西觉得胃里有蝴蝶在飞,拉着肠那一头,从喉咙深处一把撕扯了出来。身体每一处都在痛,胸口里有火在烧。那些被幻兽杀戮的人变成了每夜梦回最可怕的梦魇。他们就在自己肚内,被火烧着,用尖锐的指甲拼命抓挖自己的胃壁。

 

  库勒尼西在坠,一头冲向深渊。深渊里有灵魂叫嚣,有尸体哀嚎,有幻像在侵蚀自己。

 

  他本以为,只要从潘德莫尼掉到罗占布尔克,用自己的生命结束一切就能解脱。结果直到现在,他还在堕向奈落更深之处。

 

  原本以为,只要死去,痛苦就会消失的。

 

  「我原本以为,只要那样,结果就会改变的。」玛格莉特说。

 

  在他们的记忆都完全回复以后,库勒尼西知晓了母亲所做的一切恶行。然后愈发希望,生前父亲的说词才是事实。

 

  「明明只要得到航海士的力量,因果就能改变。」玛格莉特紧握拳头,用力捶打桌面。她双眼有光芒闪烁,不是悔恨,只是无穷的欲望。「要我放弃、要我亲手杀了你,我做不到!」

 

  拳头捶打桌面发出一声钝响,与库勒尼西记忆中的疼痛重迭。

 

  在大火吞噬了潘德莫尼之后,他也曾像这样,用力捶打烧焦的地面,发出一生中最凄厉的哀嚎。

 

  那时他觉得,要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就好了。要是所有人都去死就好了。要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多痛苦、陪我一起痛苦就好了。

 

  可是当自己的异界之力失控,错手杀了人的时候,眼泪却滑下来了。

 

  库勒尼西视线模糊,朦胧间听见玛格莉特温柔而坚定的嗓音︰「我一定能拯救你的,我的孩子。」

 

  玛格莉特靠近库勒尼西,怜爱地轻抚他的脸。这次,库勒尼西没有避开。他回视自己眼前的女人,细想生前死后,这个女人带姶自己的一切。

 

  她说,她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自己。

  牠说,那些一切,都是自己的希望。

  牠说,谁也不理自己、谁也不需要自己,所以自己才想要牠陪着自己。

 

  然后他回想起,自己对玛格莉特的响应。

 

  他说,希望别再管我了。

  他说,我没有那样希望。

  他说,如果我死了,你就会消失吗?

 

 

  库勒尼西总算拼好了每一片拼图,总算知道自己生前的痛苦到底源自甚么。

 

  生前,他曾经问过父亲有关母亲的事,幻想过母亲慈爱的模样,憧憬过母亲温暖的怀抱。

 

  他听说死去的亲人会化为天使,守护尚在世上的人。所以无数个夜晚他合十双手祷告,祈求宛如天使的母亲来到自己身边,庇佑自己,驱散无尽的噩梦。

 

 

  只可惜最后,祈祷没有带来天使,而「母亲」为自己带来的,只有炼狱。

 

  可她还对自己说,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自己。

 

 

  库勒尼西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自己眼前的「母亲」,觉得那副面孔全然陌生;却只有那些推卸责任、自以为了解自己的说词始终熟悉。

 

 

  「……但是,杀了我的,不正正是妳吗?」

 

 

  眼泪一颗接着一颗,连续不断地滚下。生前的痛苦再次被唤醒,绝望在此刻完全复苏,当初的恨意再次占据了库勒尼西心头,甚而至,益发膨胀起来。

 

 

  「哪怕是在婴儿时就因为心脏病而死去,也比现在的人生轻松多了。」

 

  要是幻(母)兽(亲)没有来到我身边,要是她没有尝试逆转因果,要是她没有将我放入「涡」之中——

 

  「要是当初没有把我生下来就好了,母亲。」库勒尼西说得咬牙切齿,斩钉截鐡,恨不得把玛格莉特的骨头放在牙关辗碎。

 

  生前的他根本不算是活着。更何况,他本就是将死之人,又何苦强行改变定数。

 

  结果,不是只有令他生不如死而已吗?

 

 

  库勒尼西瞪着玛格莉特,瞪着一切痛苦的根源,瞪得双眼充血,红得像要滴血。他痛恨这个女人,痛恨她的化身、她的行为、她的存在,她的一切一切。恨不得像她摧毁自己一样,抹杀她的存在,让她从此在世上消失。

 

  「我的孩子……」玛格莉特却不曾露出憎恶的表情,不曾厌弃过如此嫌弃自己的库勒尼西。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温柔地呼唤自己的孩子︰「库勒尼西……」

 

  她无视库勒尼西的恨意,强硬地将他拉了过来,用力按在怀里。库勒尼西想要挣扎,想要甩开她的双臂。玛格莉特却把他紧紧抱住,爱怜地说︰「好孩子,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简直像是库勒尼西幻想中的母亲一样。

 

  「你一直很寂寞吧?很痛苦吧?」玛格莉特轻扫库勒尼西的背,用柔和的声音,在他耳畔低声问道。她深锁着眉头,彷佛比库勒尼西本人还要痛心、彷佛明白了库勒尼西一切哀痛。「都是因为我……要是妈妈能够更努力一点……」

 

  库勒尼西靠在玛格莉特怀里,静静听着这些自以为是的话。他明明知道玛格莉特根本不明白自己的痛苦、明明知道玛格莉特是最最没有资格安慰自己的人。可是眼泪却禁不住下滑。他禁不住回抱玛格莉特的双手,禁不住往母亲的怀抱中寻找慰藉。

 

  他知道自己是痛恨玛格莉特的。他却也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过在等待这个拥抱。

 

  无数个夜里他幻想早逝的母亲出现在自己身边,像把自己从摇篮中抱起那时一样,伸手抱住自己。

 

  他记得母亲的怀抱很温暖,温柔又带着香气。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直至最后都不愿意放开。

 

  库勒尼西终其一生都在等待这样一个拥抱。

 

  早在他还是婴儿时,他就期盼着被母亲拥在怀里,静静地死去。

 

  即使父母是普通人,即使他们对自己 的病无能为力,但只要他们珍惜自己的存在、疼爱着自己,为自己的死亡疼心过痛哭过,就已经足够。

 

  如此一来,他的人生甚至来不及有以后那些梦魇,来不及被幻象摧毁;更加不会有以后潘德莫尼的火灾。他不会感受到火烧的灼热,也不会被浓罩于尸体的腐臭。在死后的如今,也就不会再有坠落深渊的噩梦。

 

 

  那是他能想到的,人生最美好的结局。

 

 

  「原本不应该变成这样的……我并不希望你的人生变成这样。」库勒尼西一直觉得,玛格莉特的言辞都是狡辩;但其实,她的每一句话,都是由衷之言。尽管最后的悲剧由她一手做成,那却并非她的本意。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玛格莉特双手捧起库勒尼西的脸,用指尖为他擦去一滴又一滴泪水。当指尖触及泪水的时候,她的心尖就像被滚油灼到一般剧痛。

 

  她只是一个母亲,只是希望孩子能够活下去,为此无所不用其极。不论是混沌元素,还是航海士的能力,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愿意舍命相搏。

 

  「为甚么会变成这样呢?」玛格莉特认真地思考,难道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也有错吗?难道在所有人都打算放弃这个孩子时,拼命地捍卫他也有错吗?

 

  「我并没有选择错。」她深信自己并没有错。她只是太爱自己的孩子。

 

  库勒尼西是她的光、是她的星辰、她的一切。她爱他,甚至愿意为他奉上一切,甚至愿意为他祭献他人的性命。

 

  无论是伊奥席夫、导都的其他工程师、边狱的主人、航海士,还是库勒尼西身边那些让他不快的存在;只要能够令孩子幸福,除了除掉那些人以外,玛格莉特别无他法。

 

  「我也只是迫不得已而已。」如果有别的办法,任谁都不会踏上歪路。

 

  「明明只要航海士把能力给我就可以了。」为甚么他们能那么狠心、那么铁石心肠,对她的孩子置诸不理,丝毫不顾他的死活呢?

 

  「是他杀了你的。没错。」一切都是他们那么冷血无情的错。

 

  「是他杀了你。是他令你无法幸福地活下去——」只要有了航海士的能力,她的孩子明明就能幸福地活下去--

 

  「母亲。」库勒尼西开口,打断了玛格莉特的自言自语。他对那样一塌糊涂的人生谁是谁非并没有兴趣,只是向母亲,问出自己终其一生都毫无头绪的问题︰「幸福,是甚么呢?」

 

  他从书里看过许许多多有关幸福的描写,却从未明白那个空泛的单词。

 

  玛格莉特闻言怔了怔,然后浅笑了起来。她双眼凝着库勒尼西,像看着光,空洞的眼里燃了起来。那里亮着,亮起了一个梦。然后她开口,将一切娓娓道来︰

 

  「如果我成功了的话,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一起生活下去——」

  库勒尼西在书里看过,「幸福」就像这样,「一家三口,和乐融融」。

 

  「你会健康地长大,会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跑跑跳跳——」

  就像这样,「孩子一天一天地长大,变得健康又强壮」。

 

  「你会有很多朋友、你会有人陪伴,你会常常笑的。」

  就像这样,「孩子和朋友们在一起,生活得非常幸福」。

 

  但无论库勒尼西将那些千篇一律的描写翻来覆去地读上千次百次,他依然感到怀疑、感到困惑、感到无法理解。那些一切都很陌生、都很遥远,全然不像生前的自己。

 

  但他忽然又觉得,那些事情似曾相识,自己依俙经历过。

 

  他沉思,回忆起那些能够对号入座的事情。

 

  他记起那段时光——记得树荫下零零碎碎落了遍地的阳光、记得树林里看得清拐弯方向的微风、记得如茵绿草、记得清澈水流,记得梦里和现实一切美好的事物。

 

  他记得星幽界的夜里有星河万里,自己的梦里也有一样的星空。

  他记得炊烟袅袅升起,自己攀山涉水,终于发现,那个为自己燃亮了整个世界的人。

 

  库勒尼西在死后世界明白了活着的滋味,也在死后世界,找到了生前一头雾水的答案。「幸福……就像我和雨果在一起时那样吗?」

 

  话音落下,玛格莉特瞪着眼睛,一时间笑容全失。她看见库勒尼西中有光芒亮起,自己的双眼却黯淡下去。她紧紧抿住唇,像憋住甚么一样,没有回答。

 

  「是那样吗,母亲?」库勒尼西却强硬地追问——尽管他并不需要回答,已然有了答案。

 

  他看见玛格莉特咬住嘴唇,艳红的唇被咬得泛白。雪色牙齿边沿,有线赤色慢慢渗了出来。

 

  她无语良久,憋得满脸通红,眼眶鼻头全红成一圈。终于,她回答,语气不甘,不像诚心认输,更像屈服︰「如果我成功了,你就会是那样的吧。」

 

  像个普通的少年那样,跑跑跳跳、有人陪伴、常常笑。

 

  「如果我成功了,我希望你能像那样,幸福地活下去。」

 

  可惜,库勒尼西的人生与玛格莉特的景愿,以最讽刺的方式落幕。就算在这个死后世界,库勒尼西也以与玛格莉特毫无关系的方式,明白了「幸福」。

 

  一旦没有生前记忆,一旦没有幻象,他的人生,会一如玛格莉特所求的幸福。

 

  幸而现在,库勒尼西发现了自己的幸福。

 

 

  库勒尼西回房洗了把脸,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与平日别无二致。只有细心留意,才会发现那双刚哭过的眼睛有些红肿。他股起勇气,决定前往某人所在的交谊厅。

 

  交谊厅内有战士谈笑的声音,库勒尼西推开门,正好与坐在门边沙发上的布劳对上眼。「你好,库勒尼西先生。」

 

  「真是稀客啊。」布劳莞尔着,诚恳地欢迎库勒尼西,关心地问︰「请问是要找人吗?」

 

  库勒尼西笨拙地点点头,青涩得没有发现布劳愿意帮忙的意味,只是径自环视四周,努力搜索。他一转身,便发现,桌球枱边上,一双橄榄绿的眼已然在盯着自己。

 

  那人噘着嘴,眼里有些怒气。库勒尼西不知所措,硬着头皮上前行了两步,却见那人终于泄出口里那股怨气,再次展现笑容。

 

  他看见那人,与记忆中无数个片段一样,挂着活力四射的笑容,朝自己急步走来。可他才靠近两步,便忽然加速,比平日更着急地跑到自己身前。

 

  库勒尼西不明所以,甚至还没记得说出自己此行想说的话,那人便自然不过地伸手,抚上自己眼窝,关切地问︰「怎么了?你哭过?发生甚么事?」

 

  尼西觉得他的手很暖,暖得烫人。

  心火辣辣地烧着。

 

  并不痛,只是暖暖的。

 

 

 

  那天晚上,库勒尼西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躺着空气,在深渊之中,轻轻降落在草地上。有人握着他的手,和他十指紧扣。他转头看向身旁,那人勾着笑靥,静静地陪伴在他身边。

 

  深渊里没有哀嚎,没有尸体凄厉的喊叫。只有不远处篝火燃烧的细响,还有溪水流湍的水声。

 

  那人将库勒尼西拉进怀里,紧紧抱着。

 

  库勒尼西看着那人,看见他眼里有星河万里,闪闪发亮。

 

 

  库勒尼西幸福地笑了。

  他知道,醒来以后,这个人还是会在自己身边。

 

 

  正如梦中。※

 

 

后记︰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looking at the stars."

  「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最可怕的恶梦在他俩觅得了彼此之后,也会变成最香甜的美梦。

而更更幸福的是,他知道,醒来之后,会比梦里更加美好。

 

——

注︰

[1] 尼西R1原文


 
评论
热度(7)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