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雨果尼西] 我的男友太会讨人欢心果然很令人困扰

大家好!我又来卖雨果尼西CP安利了!

目前正在寻找雨果和尼西的同好小伙伴中,请不要害羞的向我搭讪QVQ

一个人萌CP实在有点寂寞啊~~~


以下照旧警告∶

!拉郎预警

!这次不虐,傻白甜画风!

!CP∶雨果 x 库勒尼西

!少量库勒尼西R卡剧透


以上

——



  其实星幽界的情侣不少--像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库那样,生前就有恋人关系,死后自然也顺理成章。可是像雨果和库勒尼西这样,死后才在星幽界相遇,继而发展出恋情,情况可说绝无仅有。

 

  所以当大家发现他们的关系时,都极为诧异。为此,圣女之子还特地找到图书馆,关(八)切(卦)地询问事主︰「尼西你喜欢雨果些什么啊?」

 

  当时,库勒尼西正在看书。无端被人骚扰,还要问及隐私问题,任谁都难免有所不满。然而他没有动怒,更加没有半点不耐烦,只是平静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嘴里说不明所以,嘴边却悄然勾起了笑。

 

  尽管库勒尼西从未言明,但他比谁都要喜欢雨果八面玲珑的模样。

 

  在星幽界里,每个战士都相当特立独行,甚至我行我素--更甚者,说自我中心也不为过。面对这些性格迥然的战士,库勒尼西从来不擅应对;可是雨果初来乍到,却混得如鱼得水。

 

  自从他来到星幽界,闲暇时的交谊厅总是洋溢着比以往更甚的欢笑声。不只弗雷特里西、阿贝尔这些本来就开朗健谈的战士笑得开怀,就连威廉和伊普西隆这些总是摆着一张扑克脸的战士,和雨果聊着聊着,也会换上柔和的表情。

 

  如果讨人喜欢也是一种才能的话,库勒尼西相信雨果才情横溢,并且深深地艳羡着他的才华。

 

 

  然而最近,库勒尼西发现,这种羡慕渐渐变得不那么单纯。

 

 

  交谊厅内,聚集了休息的战士。库勒尼西独自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静静地看书。大厅中央放了张台球桌,雨果和柯布正在切磋球技。

 

  「跟你们说,我最近在做一件很惊人的事!」雨果正要推杆,忽然开口说道。球棒一下子甩歪了角度,白球刷过目标,没能把球打进洞。可他一点不觉得可惜,依然情绪高涨,说个没完︰「一定从来没有人做过的!我真是太棒了!」

 

  「你别乱推,球都要动了。」接棒的柯布揉揉额角,被对手吵得心烦气躁。他拿巧粉擦了擦球杆顶端,边观察桌面局势,边随口接过话头︰「做啥?」

 

  「怪物兵器谱!」雨果高声回答。

 

  「啥……?」不只柯布愣了愣,旁边的战士也不禁投来视线。原本背对球桌的林奈乌斯相当感兴趣地转过身来,瞇瞇笑着问︰「像是黑色司书的手杖那样吗?」

 

  「对对对!就是那样啦!」雨果两手指着林奈,单着眼睛摆出一副「兄弟你很懂嘛」的表情,兴致勃勃地提问︰「你们要不要猜一下目前排在首位的是什么?你们一定想不到的!」

 

  古鲁瓦尔多打了个呵欠,抱住枕头睡了过去。泰瑞尔戴上耳机,喃喃了句「并不是很想知道」。雨果左看右看,恰好对上利恩的视线,便一个劲地向他眨眼,眼神闪闪发亮。

 

  「呃,让我猜猜……是丘丘人的斧头吗?」利恩小天使佛心地接话。

 

  「嘟嘟——错了!不过这个可以排在前五喔!我那次随手偷来用了,结果超好用的!虽然攻击不高可是手感很好、金属也很轻——不过那些小矮人们总是列队前进那次可把我追得够呛……」

 

  「已经有那么棒的任务专用道具了你不去抢不就没事了吗!」

 

  明明是乱七八糟的话题,可是话匣打开以后,便愈来愈多人加入。不知不觉间,人们在台球桌边上围起了圈,兴高采烈地聊了起来。雨果站在圆心,倚着桌子笑得灿烂,继续说出许许多多古灵精怪的发想。

 

  大厅一角,库勒尼西坐了大半个小时,手上的书翻来覆去,合起来翻不过十页。指尖掀过页面,他忽然听见笑声,应声抬头,望向声源。

 

  雨果说完怪物兵器谱,绕过利恩身边,顺手摸来他的小刀。「这个和我的『山贼』超像的!」

 

  「如果做完怪物兵器谱也能做个战士武器评比就好了……可惜凯伦贝克你这种拿琴谱当武器的也太过分了!歧视人没文化吗!」他噘着嘴。「就算偷来了也看不懂啦。」

 

  碧姬媞朝他抛了个媚眼,娇笑着调侃︰「我的话,香水借你擦一下也不是不行喔。」

 

  尽管雨果一下子收获了凯伦贝克和库恩两人的厉眼,旁边的人却都笑了起来。大家和乐融融的样子,交谊厅里弥漫着愉快的气氛。

 

  库勒尼西看了一会,又低头望向书本。眼前的文字陌生得可以,上文也不记得了。他将刚翻的新页又往回翻,虽然面向着书,但视线始终游离在文字之外。

 

  自己应该是比谁都更喜欢雨果交游广阔的模样的。库勒尼西这样想。他也确实很喜欢雨果讨人喜欢的模样。

 

 

  但是太讨人喜欢的话,就变得有点困扰了。

 

 

  库勒尼西将书背的丝带夹于书页之间,随即把书本合上。他无视大厅的笑声,起身举步,想走向出口。

 

  「尼西!你要去哪?」同一时间,雨果停住原本正在说的话语,转而向他问道。

 

  瞬间,整个交谊厅的焦点落在库勒尼西身上。他将书紧紧抱在胸前,弯起嘴角,温和地回道︰「书看完了,我去图书馆拿一本新的。」

 

  「我陪你去!」雨果起身,就要从人群之中向库勒尼西的方向走来。

 

  「不!」库勒尼西马上拒绝。他看见雨果怔了怔,而自己心虚一般补上礼貌的回答︰「不用麻烦了,你留在这儿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说毕,逃也似的急步离开。

 

  出门转弯,走过长长走廊。库勒尼西推开图书馆大门,总算寻回昔日那种寂静到带着尘埃味道的空气。他坐回以前天天黏着的长椅,整整齐齐地摊开书本,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再重重地将之叹出。

 

  随着那声长叹,库勒尼西像泄气了一般,埋首趴在桌上。趴在桌面往上看的视野很奇怪,不高不低,不远不近,恰恰只能聚焦在对面的长椅上。他呆望空荡荡的椅子,忽然想起雨果以前也常常像这样,趴在桌上,伸长手,撩着自己指尖,从下往上一直看着自己。

 

  「你就当我在看风景吧?」那时雨果这样说,笑嘻嘻的,按圣女之子的话评价︰特别不要脸。

 

  可是后来,更不要脸的话他也说过。

 

  刚和雨果开始交往那几天,库勒尼西被他盯得心烦意乱。于是竖起书本,挡在他眼前,难为情地道︰「别再盯着看了……」

 

  「这样我很难办欸。」雨果把书本放平,不满地撅起嘴。生前惯了耍流氓,死后也一样不改作风。「自己的人当然要自己盯着啊!」

 

  结果,库勒尼西只好竖起书——挡住自己的脸。毕竟雨果不要脸,他还是要脸的……虽然那脸很红是了。

 

  过了一会,库勒尼西脸上的热度好不容易退了下去。他放低书本,露出一双眼睛。恰好看见雨果也看着他,眼角弯着,嘴角勾着,还突然单了单眼。

 

  至于他紧接着嗯呀的隔空飞吻,库勒尼西就装作没看见了。

 

  可即使雨果总是这么「不要脸」,库勒尼西还是觉得他一点都不惹人讨厌。相反,还讨人喜欢得紧。

 

  笑容从雨果脸上,悄悄传到库勒尼西脸上。他拿书遮住嘴角,却掩不住弯起的眉梢。

 

 

  要不是雨果这么不要脸、要不是他这么积极这么主动,库勒尼西相信,自己到现在,一定还是一个人、孤伶伶的,总是躲在图书馆里,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美。

 

  是雨果无端闯进来,在无人的图书馆里,破天荒地说了那声「嗨」。然后强硬地把自己拉出去,在雷恩高原上切磋、在树荫之下午睡、最后回到图书馆里,在最初的地方,不能更直地打出直球︰「我喜欢你。」

 

  是他无端走进了自己的世界,从心墙外面,一直横冲直撞,翻越到最深处,还厚颜无耻地安定下来。但也多亏他这么一往无前,库勒尼西才能学会笑、学会爱;也多亏他,库勒尼西才能认识那些不生不熟的脸孔。

 

 

  星幽界的战士对库勒尼西来说,大多只是一个名字和一张脸。除了几个生前有所关连的人,还有比较常组队的队友,库勒尼西对其他人一无所知。直至雨果把他拉进交谊厅,他才知道离开战场后,战士到底是怎样的人。

 

 

  「那个是鲁卡,鲁比欧那的蜜糖。对他好的话鲁比欧那的人也会很喜欢你喔。」雨果和库勒尼西一起坐在交谊厅角落,每见有人进来,雨果便开口介绍︰「相比起来,阿修罗真是过街老鼠……不过他也不怎么想和人混熟的样子是了。」

 

  「啊、那边的是艾莉丝泰莉雅——她身前是艾伯李斯特,身后是玛尔瑟斯。死后修罗场今天也通常运转中!」

 

  「听说蕾格烈芙生前长得很像你欸,如果是真的话一定很好看吧。」

  「有次柯布看见晚餐是鳕鱼之后没吃就回房了,隔壁的伊芙林说她当夜听到恸哭的声音……是以为深海君被宰了吗?」

 

  「库恩就像株植物。你每天夸夸他美他就能茁壮成长了。」

  「啊啊,碧姬媞!大美女!身材超好,赞!」

 

  库勒尼西隐约觉得哪里不对,还没反应过来,雨果已快速转移话题︰「你别看威廉脸长得那么机掰,他真的是个会为人掏心掏肺的好人。真的——真的掏心掏肺……」

 

 

  从雨果口中,库勒尼西认识到战士截然不同的面貌。如果说每个人都像个套娃的话,库勒尼西长久以来都只能看见他人最外那一层,可雨果却轻易地把他们剥开,一层又一层,将他发现的许多秘密展现到库勒尼西眼前。

 

  如果这都不算是种才能,还有什么可算呢?库勒尼西深深地艳羡着雨果讨人喜欢的才华,比谁都更渴望变得像他一样能说会道。可愈是羡慕、愈是渴求,便愈是发现,那根本难如登天。

 

 

  说不定比登天还难吧。

 

 

  就像刚才,他们一起在交谊厅那时一样。自己独个儿坐在角落,而雨果站在大厅中央。他没有刻意博人眼球,战士们却回过头来看他,走到他身边,在他身旁围起了圆。他的身边有光,有欢笑,有暗角没有的事物。

 

  那时候,库勒尼西觉得交谊厅灯光昏暗、空气闷热、人声嘈杂,手中书本不知所云,连带屁股下软绵绵的沙发也异常扎人。

 

  于是他阖上书本,站起身,想悄悄地离开交谊厅,回去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尼西!你要去哪?

 

 

  雨果却叫住他,不让他悄悄消失。

 

  瞬间,交谊厅内的嬉笑声完全静止。明明刚才还吵得库勒尼西烦躁不堪,却忽然安静到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战士的视线由雨果的方向投到库勒尼西身上,用各种各样的目光,静静打量着他。

 

  上次被这么多双眼注视,还是生前被幻兽盯着的时候。

 

  库勒尼西知道,自己无法像雨果那样从容自若地答话。他紧紧抱住书本,像抱住盾牌一样,好让如箭的眼风无法刺穿心脏。心脏却突突地跳,催促他回答︰「书看完了,我去图书馆拿一本新的。」

 

 

  ——我陪你去!

  ——不!

 

 

  拒绝出口以后,库勒尼西自己也愕住了。他不曾用过那样的声浪说话,不曾那般决断地回绝过别人。只是那一瞬间,有股厌恶冲进脑海,自己便把它吼出来——尽管自己明明知道,雨果压根儿没做错丁点什么。

 

 

  ——不用麻烦了,你留在这儿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库勒尼西从交谊厅落荒而逃,匆匆跑到图书馆。他趴在桌子上,又次长叹一声。可愈是回想,他便愈是觉得,刚才迁怒雨果的自己真是太过失礼、也太过难看了。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羡慕别人的才能也可以理解。即使羡慕变成忌妒,只要小心翼翼地掖着,不让他人发现,本来也无伤大雅。可是善妒到情绪失控,反过来生当事人的气,就未免太无理取闹了。

 

  之后一定要向他道歉。库勒尼西这样想。

 

  然而,心中有满满的郁结、满满的烦扰,即使想要排解,霎时之间也无从入手。即使勉强压住负面情绪,强迫自己不要感情用事,最终也只是把生气对象从雨果变成自己而已。

 

  说起来,本来该气的就是自己,错的又不是雨果。可是自己已经习惯了和雨果独处,习惯了世界只有彼此。所以当身旁有了别人,库勒尼西才恍然发现,雨果并非只会讨自己欢心,在其他人面前,他一样讨喜。

 

  如此一来,雨果原先可爱的部分,也变得不那么可爱了。

 

  想着想着,库勒尼西不禁咬牙,猛然踹了下地板。厚地毯吃下了他的愤怒一击,防御满满不损分毫。这么一踹之后,门倒是开了。

 

 

  「尼西?」雨果从门外探进头来,低声唤道。

 

  听见雨果的声音,库勒尼西马上从桌面上起来,赶紧坐好,随手翻开书本,强装从容地说︰「不是说你留在交谊厅就好,不用特地来陪我吗?」

 

  「所以我没有马上来啊。」雨果理正气壮地答,还是嬉皮笑脸,没点正经。他走近库勒尼西,贴着他身边坐下,柔声问︰「冷静下来了吗?」

 

  闻言,库勒尼西一愣。雨果合上桌面的书,手掌顺着封面压花的纹路抚下,「我不认得字,但花纹还是认得的。」

 

  「这本书你都看大半个星期了,丝带还夹在中间。如果你念完了,丝带应该夹在最后啊。」雨果说,指尖缠着书末露出的绿丝带,绕着圈把玩。「所以我想,刚刚你只是想找个借口离开而已吧。」

 

  绿眼珠盯上紫眼珠,雨果挑了挑眉,像在说「我没说错吧」。库勒尼西别开视线,悄声嘀咕︰「明明那么远却看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有护目镜啊!」雨果扶了扶额上的护目镜,神情得意,咧嘴露出一列尖牙。

 

  不、那是护目镜不是望远镜……

 

 

  半晌,雨果又开口︰「因为我一直在看你啊。」

 

 

  「我说过的吧?自己的人会自己盯住。」同样的话语,上次是调侃,这次却格外正色。

 

  无论交谊厅里有多少人、发生了多少事,雨果的眼睛也一直紧紧跟着库勒尼西,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不管是他把书页翻来覆去,始终掀不了新页也好、是他从书海不断抬头,一再朝自己投来的羡慕目光也好、还是他轻蹙住眉,难得露出的厌烦表情也好。

 

  雨果全都看到了,只是一直没有开声。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坏心眼,只是想知道,如果把总是淡淡然,无甚情绪,不解风情的库勒尼西迫急的话,他会怎么样呢?

 

 

  结果,只有交谊应里明显渗着怒气的一句「不」,然后,他又像平日那样,温和有礼,大方得体地补上客套话。

 

  雨果却看到了,库勒尼西双手紧紧抓住书本,比起拿书,那双手更像在握拳。他嘴角有个浅浅的勾,并不是平日羞怯的浅,而是吃力地强挤出来的浅。

 

  看见那个表情,雨果就知道自己搞砸了,库勒尼西一定是在生气。他却没料到对方会气到马上逃跑的地步。他想追出去,又觉得应该让库勒尼西静处一会,冷静下来再说。所以他没有马上去追,还是依从库勒尼西所言,乖乖待在交谊厅。

 

  只是,待了半分钟就坐不住了。

 

  雨果还是追了出去,一路奔跑,来到图书馆门前;却又忽然放轻手脚,生怕发出丁点动静。然后他在门外等了很久,站了很久,来回踱步了很久。最终才推门,向里面探头。

 

  这些事情,库勒尼西永远不会知道。毕竟,「雨果」是个轻浮的笨蛋,应该没心没肺,没有半点顾虑。会这么踌蹰良久,停滞不前,实在太不帅气了。

 

 

  「你生气了吧,尼西。」在库勒尼西面前,雨果说得笃定,丝毫不见刚才门外犹豫的神情。他拉起库勒尼西的手,含情眽眽地看着他的眸,打算装个乖、卖个萌、撒个娇、道道歉,叫身前人原谅自己的恶意。

 

  「……对不起。」库勒尼西却抢先道歉了。

 

  库勒尼西并没有注意到雨果的怔然。对于不擅言辞,更加不懂表达自己的他来说,要把心情剖开来,一五一十地告诉雨果,实在要花费太多力量和勇气了。所以在他一口气说完以前,根本无暇去看雨果的反应︰「之前迁怒了你对不起。我并不是想拒绝你的好意……只是……最近有些事让我很困扰,我不懂怎么排解那些情绪……」

 

  库勒尼西说得吞吞吐吐,好像孩子刚学走跌跌撞撞,但是却很努力,很尽力地,用力表达自己的心情︰「说出来也许很可笑,但我不满的,明明是我先前最喜欢的东西。」

 

  「不久之前,大小姐曾经问过我,我喜欢你些什么呢?那时我说,我不知道,但其实我是知道的。」凡事只开有了开头,继续下去就会变得简单。库勒尼西的话本来断断续续,说着说着便变得流畅起来。但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细想,就只是把心声完完本本的吐露出来︰

 

  「因为你实在太讨人喜欢了。」红晕从脸颊一直向外蔓延,这次库勒尼西没有低下头,用长发挡住臊热。他直视雨果,让对方看清楚自己红彤彤的脸。绯色的颊衬着他紫色的眸,眼里闪闪发光,满满都是羡慕︰「能说会道的地方也好、总是朝气勃勃,活力四射的地方也好。」

 

  「我不可能变得像你这样——一旦这样想,就开始羡慕,开始嫉妒。」说着说着,库勒尼西渐渐露出苦恼的表情。方才还坦然直视雨果的眸垂下,整个人都埋了下去,瞬间小了一圈。「妒忌就算了……还无端迁怒你,怎么说也难看了……」

 

 

  听毕,雨果怔怔地看着库勒尼西,瞪着眼,张着嘴,似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库勒尼西低着头,眼睛从长刘海下悄悄往上瞥,小心翼翼地观察雨果的反应。半晌,才听见雨果疑惑的声音︰「所以你是在生自己的气啊?」

 

  虽然事实如此,但是如此简洁地一句总结,听起来实在有点矫情。库勒尼西点头,难为情地把脸庞埋得更深。

 

 

  长发遮住了库勒尼西的视线。他看不清,却隐约听到雨果呼了口气。雨果拉着他的手,轻地晃了晃,柔声说︰「尼西,看着我。」

 

  一会儿,他见库勒尼西没抬头,又摇了摇他的手,重复了一遍︰「看看我,尼西。」

 

  再一会儿,他声音都是软的,明显是在撒娇︰「尼西,看看我嘛。」

 

  这次,库勒尼西终于没忍住回应。他将快要贴住锁骨的下巴抬起,垂下的眸也瞧向雨果的方向。他看见雨果脸上扬着笑意,显然没有一点生气、更没有一点要取笑自己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抬头,把脸转向雨果。

 

  倏地,雨果拉过他,把唇凑过来,覆住他的。

 

  剎那间,库勒尼西不明所以,从喉咙深处哼出了一声疑惑。他往后退,想要问个究竟,雨果却捧着他脑后,硬是不让他躲开。

 

  嘴唇交迭,这个吻和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吻一样温柔。雨果轻轻吸吮库勒尼西的唇,撒娇似地蹭他。库勒尼西被他蹭得心都软了,终于不再躲避,笨拙地回应雨果的吻。一直至雨果终于满足地后退,这个吻才结束。

 

  雨果把库勒尼西拉进怀里,抱了个严严实实。库勒尼西整张脸都埋在他项间,而雨果也一样,把自己的脸靠在库勒尼西耳畔。他隔着库勒尼西的长发,用力蹭了蹭他颈窝,继而叹了口气。

 

  温热吐息在库勒尼西颈间传来,缓缓热透了他的皮肤。雨果的唇靠在他耳边,说话时几乎亲上他耳珠︰「都冲我来就好了啦。」

 

  闻言,库勒尼西不明所以,想转头看向雨果。但雨果按住他发梢,不让他转头。两人就这样维持相拥的姿势,听雨果继续说下去︰「要生气也好、要迁怒也好、要吃醋也好,想怎样都好——通通都冲我来就好了。」

 

  「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还一个人生闷气不是很寂寞吗?」雨果说道,温柔地轻抚库勒尼西发梢,顺着如丝的长发摸下去。他的声音有些闷闷不乐,还有些怜惜的调子︰「你还是可以任性的年纪啊,不那么体谅别人也可以的吧。」

 

  从一开始,雨果就这样觉得——库勒尼西对他人真是太宽容了,就算教养再好,也没脾气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当自己在图书馆,明知他想静处,却还一个劲儿地搭话的时候、当自己明知他是室内派,却还硬是把他拉到室外的时候;当自己明知他不擅应酬,却还把他拉到交谊厅的时候……

 

  明明普通人的话,那每次每次都足够让人烦厌。但库勒尼西从没有不耐烦,每次都忍下来,顺从得过分。

 

  于是雨果猜,他应该是不懂得拒绝,更不懂得「生气」、拿揑不准应该生气的时间。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匪夷所思,但库勒尼西的确如此。

 

  他甚至不懂得生他人的气。

 

 

  「其实我是故意的。故意在交谊厅放着你不管。」雨果真诚地道歉︰「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对不起。」

 

  说毕,雨果感受到库勒尼西的脸从外转向自己,大概想看清自己的表情。他把库勒尼西抱紧了些,努力把自己的脸藏起来,不如他所愿。「我只是想你生我的气、或者说,呷我的醋。要是寂寞的话,拉拉我的衣襬,说要我陪你就好。」

 

  「我没想过你会生自己的气。」雨果这样说。从语气听来,他倒更像生自己的气那个人。「你应该生我的气才对啊。」

 

  听着听着,库勒尼西忍俊不禁,噗地笑了出来。他回抱雨果,拍拍他的背,莞尔着安慰︰「我没有生气,你也别这样。」

 

  不如说,在说了这一堆有的没的之后,自己哪里还有办法生他的气呢。

 

  雨果是第一个向库勒尼西说︰「别生自己的气,通通冲我来」的人。在那之前,从来没有人察觉库勒尼西总是在径自动怒。

 

  库勒尼西默默在心里气过很多东西、在心里厌烦过很多事情,却从没有对象倾诉。久而久之,早就习惯了把郁结和不平通通咽到肚里。其他人从不在意他的气忿,到最后,会因为他的愤怒而不舒心的,就只有他自己。

 

  但气自己,总比气个无视自己的人解气一些。

 

  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他习惯了生自己的气、把错怪在自己身上、从自己身上去找问题的根源——会这么寂寞都是因为幻象、与其期望父亲还不如自己寻找答案、无法清除幻象就只能把自己弄瞎了、异界之力失控的话,就只能了结自己。

 

  库勒尼西过于习惯独自一人,独力承担一切,独自面对纠结的情绪。因为不靠自己,也没有人让他依靠,没有人会帮他解决问题。

 

 

  但是雨果说︰「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还一个人生闷气不是很寂寞吗?」

 

 

  其实库勒尼西已经习惯了寂寞。

 

  但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习惯有人在身边。

 

 

  听了库勒尼西的话,雨果总算放开他,不再遮掩着脸。他仔细观察库勒尼西的表情,确认对方确实没有生气的意思后,又把人一把抱住。「尼西你真好!」

 

  在短时间内被放开又抱住,令库勒尼西不禁有点懵然。但回过神来后,他又忍不住笑,忍不住回抱雨果,轻地嗯了一声。

 

  他想了想,开口补上一句︰「不过,这种故意要我生气的事情,可不要再做了。」

 

  「当然!」紧紧抱住他的人马上回答。

 

 

  库勒尼西满意地点点头,笑着把一句话吞回肚子里面。

 

 

——毕竟,你太讨人喜欢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后记︰

一稿卡了三次,写得完真好。考试真是最好的填坑推动力。(喂)

恋爱进程缓慢前进中,看他们慢慢慢慢的谈恋爱自己都觉得甜w

听说下次亲吻有可能伸舌头,听说是(不要相信


 
评论(11)
热度(21)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