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雨果尼西] 窃书

惯例警告︰

!傻白甜、拉郎、OOC预警

!雨果大量撩妹有

!续前篇  我的男友太会讨人欢心果然很令人困扰 

CP︰雨果 x 库勒尼西

 

以上

——

 

00.

  雨果把书本垫在脸下,趴在桌子上看着库勒尼西。库勒尼西皱了皱眉,有点替书不值。「书本不是这样用的。」

 

   「我不认字嘛……」雨果噘嘴,一脸委屈。

   于是库勒尼西说︰「要不,我教你认字吧?」

 

   「求之不得!」

 

01.

  从那天起,库勒尼西便和雨果约定,每天都在同样的时间来到图书馆,教他读书识字。从二十六字母开始,然后是彼此的名字、其他战士的姓名。

 

  当雨果背全了字母以后,库勒尼西开始教他念一些简单的读本——例如老掉了牙的童话故事。从白雪公主、灰姑娘到人鱼公主通通读了一遍过后,只要见库勒尼西打开书本,雨果就会开口说︰「在很久很久以前……」

 

  甚至,当他们二人独处时,雨果也总是我的甜心、我的公主、我的仙蒂瑞拉这样张口就来。简直像个小偷一样,把书本里那些甜蜜的言辞全当成自己的东西。

 

  库勒尼西一开始还觉得别扭,常常红着脸,皱着眉低斥他瞎说什么话。后来他实在坳雨果不过,被叫着叫着也习惯了,不乐意的就全都当没听见。

 

  可库勒尼西都已经听若无闻了,雨果还是会调笑他︰「哎,你怎么连话都不说了?要是你不开口唱歌,我还怎么从森林里把你拯救出来呢?」

 

  久而久之,库勒尼西发现了书角的另一种用途——但他从来没忍心砸下去。每每书本贴到雨果头上一英吋前就会停住,然后轻轻的,以落叶一般微弱的力道降在他的大脑门上。

 

  库勒尼西会努力板住脸,像个被调皮的学生惹怒的老师,却用一如以往温文的语气,毫无威严地「命令」︰「安静。」

 

  「要是我像小美人鱼一样一语不发,你就会吻我吗?」但有人就是习惯了得寸进尺。

 

  大多时候,库勒尼西会选择彻底无视雨果,但有时,他也会恼羞成怒。他会不看雨果,或者实在忍不住伸手拍他;雨果会死缠烂打,或者捉住库勒尼西的手,把他拉进怀里。

 

  他们的打闹会止于亲吻。接着,又开始一个新的故事。

 

  在念完所有童话之后,库勒尼西开始和雨果一起看其他书本。偶尔雨果也会偷懒,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库勒尼西那是什么意思,一点不用心记认。又或者心怀不轨,一个一个字问完库勒尼西后,冷不防问他︰「刚才那些字首串连起来是什么?」

 

  “I love you.”

 

  库勒尼西在心中念出这句短句,没有推开雨果接下来的吻。

 

  他们腻歪地度过每一天。雨果总是说维持一天的生命至少需要七个拥抱,但他明明贪得无厌得要命,每天的索取都远超这个数目。有时他还会在库勒尼西替自己念出故事时主动凑近,不是因为好学,仅仅是为了借机环住库勒尼西的腰。

 

  一个拥抱常常可以维持一个午后,如果没人打扰,大概还可以更久。雨果和库勒尼西总是只顾念书(或者念作「谈情」),无暇留意窗外夕阳落下,天色转暗。每每到了晚饭时间,侍僧才依圣女之子的吩咐,到图书馆来通知他们享用晚膳。

 

  「咳咳,无意打扰,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最初的几次布劳没有敲门,毕竟图书馆本来就是公共空间,按理没必要如此。但后来,他发现某两人总是把图书馆当私人空间用,这才习惯了敲门。

 

  但敲过无数次后布劳也终于有点受不了了。他委婉着提出︰「虽说让小的过来通传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但要是雨果先生和库勒尼西先生能记住用餐时间,那实在感激不尽。」

 

  自此以后,库勒尼西在图书馆里放了个突兀的时钟,每日七时正准时响起。

 

  布劳总算得救。

 

02.

  这样每天念念书、谈谈恋爱的日子很快便过了一个月,直至一天,雨果忽然失约,没有在图书馆现身。库勒尼西只好走出图书馆,四处搜索他的踪迹。当他走过交谊厅时,敞开的大门里忽然传来话音︰「嗳呀,那不是库勒尼西吗。」

 

  开口的人是贝琳达。她和C.C.、碧姬媞三位女士正坐在交谊厅的茶几旁,悠闲地享用下午茶。库勒尼西礼貌地向她们打招呼道︰「午安,各位女士。」

 

  「请问妳们有没有看……」

 

  「库勒尼西,我们正说起你呢。」碧姬媞打断他的问题,笑意盈盈地询问︰「听说你最近在教雨果念书呢,是真的吗?」

 

  见库勒尼西颔首,碧姬媞也不给他提问的机会,又接着道︰「那我们可得好好感谢你呀。」

 

  面对库勒尼西满头的问号,女士们笑而不语。碧姬媞拿起桌上的松饼,袅袅婷婷地向他走来,把甜点递给他。「我们女子会刚刚一致通过——自从雨果开始读书认字,他的嘴巴就愈来愈甜了。」

 

03.

  雨果向来油嘴滑舌,开口总有数之不尽的花言巧语。不只对着库勒尼西时滔滔不尽,对美丽的女性也一样毫不吝啬。碧姬媞的故事发生在三周之前,就在雨果还满嘴公主、满嘴童话故事的时候。

 

  当时碧姬媞坐在沙发上,抱着刚收集到的小狮子毛绒布偶。雨果从后走来,俏皮地搭话︰「嘻!是新玩偶吗?真可爱!」

 

  忽然有人从后方说话,吓了碧姬媞一跳。她慌忙抱紧小狮子,回头一看,见是雨果,便娇嗔起来︰「真是的,雨果。你吓坏我了。」

 

  「非常抱歉,美丽的女士。」雨果说着吐了吐舌头︰「但我实在太急不及待想要和妳说话啦!」

 

  「说起来,妳知道狮子本来非常胆小吗?」他挑起眉毛,兴致勃勃地提问,见碧姬媞笑着摇头,才继续说道︰「胆小的小狮子为了追求勇气,千里迢迢地去魔法师的国度求助,最终得偿所愿,收获了勇敢的心。[1]」

 

  「可是,碧姬媞,妳知道吗?」他摸了摸碧姬媞怀中的布偶,用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口吻道︰「我可以保证,只要是个男人,即使是经历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心』,也会毫不犹豫地奉献给妳的。」

 

  碧姬媞被逗得笑逐颜开,但她很快推开雨果,不领情地扭头。「甜心,谁都知道你的心早就奉献给库勒尼西了,我才不信你的甜言蜜语呢。」

 

04

  雨果的甜言蜜语当然不只有这些。贝琳达也一样见识过他的油腔滑调。

 

  那是两星期前的午后,落日余辉照得整个花园闪闪发亮。贝琳达经过花园旁边的室外走廊,恰好雨果从后跑来。当雨果跑到她身边时,忽然缓下步履,在温暖的阳光中暖暖地对她说︰「嗨,贝琳达。今天的夕阳真美。」

 

  女将军和雨果向来无甚来往,并不熟络。但既然对方和自己打招呼,贝琳达便和平日一样,瞇着眼莞尔,不冷不热地回话︰「是啊,夕阳真美。」

 

  「难怪有人会为了看落日而不断挪动椅子。[2]」雨果说毕,煞有其事地续道︰「但要是那人看见了妳的背影,恐怕就要抛下椅子,一心一意地追在妳身后啦!」

 

  贝琳达闻言怔了怔,还没回过神来,雨果又加速跑了起来,掉下一句︰「先走了!尼西还在等我呢!」

 

05.

  贝琳达的事发生后过了几天,C.C.才在中午时分遇上雨果。他们在大宅内随便一条走廊上相遇,与对方迎面而来。雨果就在这时叫住C.C.︰「C.C.,现在几点了?」

 

  C.C.不明所以,抬手看了看手表报出时间︰「刚过十二时,怎么了?」

 

  「已经中午了?书里果然是骗人的!」雨果瞪大眼睛,语气夸张地说。C.C.疑惑地看他,见他满脸愠色,语气也带着怒意︰「书里说一天最好的时光在十点钟前已经过完了[3]!那怎么可能呢?」

 

  他一顿,脸上忽然怒气全消,堆满笑意。「那时我还没有遇到妳啊!」

 

  事后,C.C.默默把这个记了在笔记本上,揣摩着下次出本有没有机会用上。

 

06.

  雨果一进宅邸大门就抛下圣女之子和队友一路狂奔。要不是圣女之子突然把他拉出去打任务,他现在早就该在图书馆里,搂住库勒尼西听故事了。

 

  想着无端被打扰的美好午后,雨果边跑边撇嘴,努力地加速。长廊走到转角,他忽然瞄见什么,猛然煞车,倒着后退,看得目不转睛。

 

  「艾妲!你升R3啦!」雨果睁大双眼仔细打量艾妲,露出一副惊艳的表情。

 

  升上R3的女战士换下了平日的战斗服,一身彩蓝色裙装,看起来优雅而动人。也因如此,雨果才不禁在急忙中停下脚步,诚心称赞︰「这条裙的颜色和妳的眼睛真是太相衬了!绅士们一定会因为妳这双迷人的眼睛而爱上妳的[4]!」

 

  然而,艾妲虽然受到赞美,却没有展露出高兴的表情。她的笑容既客套又僵硬,隐隐有点尴尬。「谢谢你,雨果。可是……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什么?」雨果连忙竖起耳朵。

 

  艾妲语带同情︰「库勒尼西在你后面。」

 

  雨果想——如果他知道这个说法他一定会这样想︰GG。

 

07.

  情场经验丰富的雨果生前曾经教过连队那群光棍︰别怕姑娘哭、别怕姑娘骂、别怕姑娘又打又骂,只怕姑娘不说话。

 

  如果她愿意骂你愿意打你,那你还是有救的。要是她连打骂都省了,屁都懒得对你放,你麻烦就大了。

 

  雨果觉得自己麻烦大了。

 

  刚才雨果回头,一见库勒尼西,对方便扭头走回图书馆,一直憋着口闷气,什么都不说。他摊开书,一页一页掀得飞快,好像雨果压根儿就不存在。每当雨果凑过去,他就别过头;当雨果碰他的手他就甩开,更别提拥抱。

 

  好吧,那么现在来上雨果的情场贴士第二课︰当你麻烦大了,应该怎么处理?

 

  非常时期就应该采取非常手段。雨果这样想,起来离开库勒尼西身边,一头埋进书柜里头开始东挖西找——刚好脑里没有什么存货了,只好从书里偷点什么啦。

 

  雨果找了一本又一本的书,搜索了一句又一句甜蜜到肉麻的情话。恰恰此时,他才深切明白了库勒尼西口中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当然是字面意思的理解)。

 

  太艰深的词汇雨果看不懂,太直白的句子却又嫌少了点婉转的趣味。他抱着字典找书,翻查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书本坐回库勒尼西身边,正襟危坐,清清喉咙,饱含感情地开口︰「库勒尼西,你怎么不看我?你因为怕了我所以不敢看我吗,尼西?你始终没有看见我啊。你若是看见了我,你一定会爱我的。

 

  「——至于我,我看见了你,所以我爱上了你。」雨果努力地演出,夸张地伸出手臂,希望吸引库勒尼西的注意力。见库勒尼西瞥了自己一眼,他马上提高声浪,更加卖力更加真切地吐露爱语︰「尼西,我只爱你一个。」

 

  「唉唉!你为什么不看我呢,尼西?」雨果试探地拉住库勒尼西的手。这次他没有马上甩开,但也没有看向雨果。

 

  雨果紧紧抓住他的手,彷佛勉强抓住了什么的尾巴,害怕一放手对方就会溜走。他还想继续接下去的台词,库勒尼西却抽走他手里那本《莎乐美》,边翻看书本,边悠悠然开口打断︰「你已经能自己念书了啊。」

 

  话音无甚起伏,并不愉快,但听来也并没有太多不满。雨果听了,连忙卖乖︰「是因为你我才这么努力的!要是没有你,我连自己的姓名都会拼错。」

 

  闻言,库勒尼西转过头来,张嘴要说什么,又咬咬牙,沉下脸去,什么也没有说。雨果见他还是不消气,只好认认真真的道歉︰「对不起啦,尼西,是我的错!我只是以前称赞女孩子赞习惯了改不过来,那句话只是随口说说的!比起艾妲当然是你更……」

 

  「行了,雨果。」库勒尼西没有让雨果说下去。他沉吟了一会,几番斟酌过后才撇撇嘴,迂回地表达不满︰「我教你念书并不是为了让你和别人调情的。」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雨果抱了过来。「我以后会好好学习的!」

 

  这次,库勒尼西只是叹了口气,推了推雨果,却没有挣开他的拥抱。雨果心里松了口气,搂着库勒尼西,静静等待他心软,无奈地说出那句「算了,这次就原谅你吧」。

 

  「……」

  「……」

 

  「呃、尼西?」

 

08.

  「尼西?」雨果睁着眼睛,嘴唇微微翕动,催促库勒尼西说话。

 

  库勒尼西当然知道雨果在想什么。要是在之前,自己应该早就原谅了他才是。可是此时此刻,自己正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始终犹疑不决,拿不定主意原谅雨果与否。

 

  不过,一直不肯决定原谅他,说不定就是一个决定吧。

 

  「如果是之前,我应该早就原谅你了。」下定决心之后,库勒尼西开口。但他的话音还是轻轻的,像云朵在飘,像风吹过天秤在摇摆不定。他这样说︰「但是我又觉得,就这么原谅你,有点……不太解气。」

 

  「怎么这样!」雨果的嘴巴撅得老高,灿然的金瞳眨呀眨,小动物撒娇一般看着库勒尼西。

 

  可惜库勒尼西三天两头就看见这表情一遍,就是一开始的确会心软,这么多次下来,早就对此免疚。雨果见他完全不为所动,又马上求情︰「尼西,我发誓只有这次而已!我不会再对其他人说这种话了!你就原谅我嘛,尼西!」

 

  「喔?」哪知库勒尼西挑了挑眉。「只有这次吗?」

 

  「可是碧姬媞小姐跟我说的并不是这样的。」库勒尼西脸上笑瞇瞇的,笑得有点像贝琳达。「还有贝琳达小姐和C.C.小姐。她们都说你嘴巴很甜,很讨人喜欢呢。」

 

  有那么一瞬间,雨果觉得,自己死也活该。

 

  然而瞬间过后,他又开始垂死挣扎了︰「不是的、尼西,你听我说!我……」

 

  「雨果,你说过这样的话吧。」库勒尼西微笑着,语气温和地复述雨果的话︰

  「要生气也好、要迁怒也好,想怎样都好——通通都冲你来就好了。」

 

  「毕竟一个人生闷气是很寂寞的呢。」这么说着,库勒尼西收敛起笑容,摆出严肃的神情。但事实上,看着雨果一直转变的脸色,他就打从心底地想笑。他从来没有发现,生别人的气也是这么有趣的事情——尽管他知道,自己早就气消了。

 

  「再怎么说,我也还是可以任性的年纪嘛。」再次重提雨果的话,库勒尼西边说边暗叫不好。绷不住的笑意就这样从脸上涌出来,教本来板向下的嘴角也禁不住上扬。

 

  雨果一看见他的笑容,马上大叫︰「尼西你笑了!你根本没有生我的气!」

 

  「不,我还在生气。」库勒尼西努力平伏下来,故作正经地说。他环住两臂,别过脸不让雨果偷看自己的表情。雨果见他这样,很快便明白过来,配合地演戏︰「唉唉,尼西你怎么还在生气呢?要是惩罚我你就能气消的话,你就惩罚我吧!」

 

  库勒尼西听罢,眼睛往上一转,坏心眼忽然就觉醒了。他噙着笑,顺着雨果的话开口︰「既然你这么喜欢从书里偷东西,那我就罚你……」

 

09.

  晚上七时正,恰恰到了大宅的晚饭时间。库勒尼西准时来到饭厅,端正地坐在位子上,乖乖等餐点上桌。

 

  侍者们还在帮忙打点,在饭厅里来往穿梭。布劳正好走到库勒尼西身边,见雨果不在,忍不住好奇地问︰「咦?雨果先生今天没有和您在一起吗?」

 

  然后,布劳看见库勒尼西脸上浮现了一抹非常不「库勒尼西」的笑。但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文有礼,听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正在完成学生该有的功课,在那之后就会来吃饭了吧。」

 

  「真努力啊。」布劳感叹道,接着又随口提问︰「能不能请问一下,是怎样的功课呢?」

 

  「只是背书而已。希望对他记单词有所帮助吧。」库勒尼西刚答话,布劳便瞪大双眼,担心地开口︰「背书?那会不会很花时间呢?还是先请他过来吃饭比较好吧?」

 

  然而,库勒尼西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是请他背一幕剧本而已。他平日也很聪明,念过一遍的书都能背上几句。这么短的剧目,他应该很快就能背完了吧。」

 

  如果是在平日,布劳一定会在此打住,不再询问下去;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库勒尼西刚才那个微妙的笑容,隐约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劲。最终,他还是没忍住再次发问︰「请别怪小的多事。能不能再请问一下,您让雨果先生背的是哪一出剧的剧本呢?」

 

  结果,库勒尼西脸上又次出现了那个「很不库勒尼西」的笑容。这次布劳看清楚了,那个表情,平日多数是出现在雨果脸上的——当他要耍坏的时候。

 

  「是奥斯卡.王尔德的《莎乐美》。」库勒尼西答道。

 

  话音刚落,布劳就皱起了眉。他正想说什么,梅伦的声音就从厨房的方向传来,喊他传餐去了。

 

  「抱歉,库勒尼西先生,小的先失陪了。等会儿再聊吧。」布劳说毕,赶紧转身,小跑步走向厨房。在他忙得忘掉了自己的疑惑之前,他这样想︰

 

  ——《莎乐美》明明是独幕剧啊?

 

10.

  后来,库勒尼西请布劳将雨果的晚餐放在餐盘里,这样和他说︰「刚才劳烦你费心了。等会儿我会把晚餐拿给雨果的。」

 

  他边咀嚼晚餐,边腾出脑袋想︰对于窃书的小偷,这样的小惩罚应该并不过分吧。

 

  但要是还有下次,说不定就得背《悲惨世界》才能让我「气消」了。

 

  这么想着,库勒尼西摇了摇头,赶紧吃完晚餐,拿起餐盘走向图书馆。

 

  再怎么说,饿坏他就不好了呢。※


——

 注︰

[1] 《绿野仙踪》

[2] 《小王子》

[3] 《呼啸山庄》

[4] 《傲慢与偏见》

——

 后记︰

六月尾去了旅行,本来想在那之前写完,结果一直懒癌拖到现在

 也因为拖太久了,手感有点差,虽然不太满意,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中间化用的经典就不标明准确出处了,也不考究刚认字的雨果到底能不能看懂《莎乐美》,一切都是为剧情服务/ (巴

 

我家的雨果是个打亚城对着美女烂骰、进美神涡会109的孩子,

私底下我一直管他叫情圣,一直调詋他无比直男,却恰恰被尼西掰弯了www

能一直幸福下去就好了呢~

 

对了,另外方便称呼所以改了个名,域名也改了~

不过头像也吃的CP都没変应该很好认啦>UO*

快来人和和搭讪啦~~~ (X)

 

最後感谢阅读,以上~

 
评论(8)
热度(12)
© 清上|Powered by LOFTER